燃文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执剑长安在线阅读 - 志在千里 第三百九十六章 五仓河(下)

志在千里 第三百九十六章 五仓河(下)

        叶长衫被请入寨中,李华大摆宴席款待恩人。原本李华是想将一千黑衣也请进来,可在这事上鸩却死活都不答应。叶长衫思考后也觉得如此不妥,是以便让黑衣卫找了个宽敞点的地方休息,自己只身前往寨中。

        酒桌上,李华是喝的极为尽兴。今日能亲眼见到叶长衫,也算是了结自己多年来的一个心愿。面对李华的频频敬酒,叶长衫还是清醒地拒绝了他,毕竟自己有要事在身,不能因喝酒耽误。李华倒也没在意这些,只当叶长衫酒量不行。

        李华的注意力全部集中于叶长衫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到坐在一旁眼神深沉的二爷以及闷闷不乐的三爷。

        酒足饭饱后,二爷三爷提前离开了酒桌。而李华则坚持要亲自将叶长衫送入房中休息,虽然叶长衫一再强调不必留宿。叶长衫拗不过他,只得先顺着他的意思向客房走去,待李华离去后自己在寻个机会溜走。

        而另一边在三爷的房间中,三爷正将自己锁在屋内大发脾气。今日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尽了脸,虽说小命保住了,可这却比杀了他还更难受。

        此刻,三爷的房内一片狼藉,凡是能砸的、能摔的东西都已面目全非,得亏这屋子还算结实,要不连梁柱、屋顶只怕也会遭殃。

        怒着怒着,三爷这不争气的泪水又流了下来。他一屁股坐在凌乱的床上,此时的他只要一静下来脑海中便会浮现自己吓得屎尿流的一裤子的样子,大哥与二哥戏谑的眼神、身旁喽啰们强忍笑意的模样,这都让他抓狂不已。他恨不得将整座山都烧个干净,唯有如此才能洗刷这段耻辱。

        ‘咚咚咚——’

        就在三爷无能狂怒之际,房门外忽然传来弱弱的敲门声。三爷一愣,随后破口大骂道——

        “谁在外面!?想死啊!”

        只听门外的喽啰战战兢兢地说道:“三……三爷……有人想见您……”

        三爷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他继续骂道:“三爷我不是说了谁都不见吗!他奶奶的——”

        说着,三爷抽出刀便要出门砍了这不识好歹的家伙。

        ‘砰——’的一声,屋门被三爷狠狠地拉开。三爷举起大刀就要砍下去,可就在此时,来客的声音从黑暗中响起——

        “三弟,你连我也不打算见么?”

        听见此人的声音后三爷微微一愣,手中的大刀停在空中。随后他有些惊讶地说道——

        “二哥?”

        “是我。”

        话音刚落,只见二爷的身影渐渐地从漆黑中出现。二爷手里捏着一串佛珠,佛珠在山风的吹拂下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待二爷来到三爷面前后,他抬手摆了摆,道:“你在外面守着,若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本大爷。”

        喽啰乖乖地应了一声,随后慌忙溜了出去。

        院中只剩下二爷、三爷两人,二爷反客为主先进入屋子,随后示意三弟将屋门关上。

        三爷不明所以,但却听话地将屋门管好。而后,他来到二爷跟前,问道:“二哥,这大半夜的你跑来我这儿干什么?”

        二爷目光略带真诚地看着三爷,道:“今日三弟受此惊吓,二哥特来探望三弟。”

        见二哥提起白天发生的事,三爷本能地老脸一红。他本以为二哥是来揶揄自己,可烛光中看着二哥真挚的目光,他又觉得二哥是真的来关心自己的。一时间,心中竟生出丝丝感动。

        “二哥!我——”

        二爷关切地拍了拍三弟的胳膊,随后说道:“三弟今日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实属不易,二哥今日桌上连酒都没心思喝,方才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中放心不下三弟,故前来探望。”

        听着二哥情真意切的话,饱受惊吓与屈辱的三爷竟有种想哭的冲动。

        “三弟,你胸口的伤势如何?快脱下衣袍让二哥看看,二哥带了上好良药,用了之后伤口愈合得快。”

        “二哥!”

        三爷听后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看着泪流满面的三弟,二爷长叹一口气,道:“唉,咱们三兄弟自占山为王后吃香的喝辣的,向来都是咱们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咱们的理儿?今日三弟受此委屈,二哥也替你感到难过啊——”

        三爷再也绷不住,抖着身子抽泣起来。

        见三弟的情绪处于极度脆弱的状态,二爷故意将话题引入正题,道:“不是我说大哥,咱们三兄弟当初结拜的时候说好有福同享、生死同命,今日三弟你受此大辱,大哥不但不想着替你报仇,反而还把仇人供为座上宾,这、这——唉!”

        想到今日叶长衫备受大哥敬重的模样,三爷不禁露出咬牙切齿的模样。说真的,若非此人是大哥的恩人,就算他是天王老子,今夜三爷也要将他千刀万剐、永远地留在这里。

        在确定三弟心中确实有着一股无处宣泄的怒火后,二爷继续说道:“咱们三兄弟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这姓叶的凭什么?你看看大哥,都恨不得把寨主之位让给他!你说说,他对得起咱俩、对得起寨子里的弟兄么?”

        二爷越说越气,到了最后他索性将佛珠往桌子上一拍,佛珠狠狠地撞击着桌面,发出‘噼啪’的响声。

        三爷越听越气,到了最后浑身难以自抑地颤抖起来。只见三爷举起手中大刀劈向木桌,口中大声喊道——

        “此仇不能报!张老三如何能立足山寨!”

        见三弟终于说出‘报仇’二字,二爷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但他很快又将这个笑容藏好,继续表情凝重地说道——

        “三弟,二哥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二哥请说!”

        “正如方才三弟所说,若此仇不报,三弟日后何以服众?又立足山寨?”

        三爷表情一怔,随后疑惑道:“二哥的意思是……”

        二爷举起右手比了个‘杀’的手势。

        三爷见状表情一惊,随后小声地说道:“这么做,大哥他……”

        二爷表情一寒,道:“哼!大哥他误入歧途却不自知,我们这么做是在救他啊!”

        “救他?此话怎讲?”

        “不知二弟发现没有,与这姓叶的一同前来的那伙人不似常人,而是……唐军!”

        “什么!?唐军!”三爷听后不禁露出震惊之色。

        二爷见状连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道:“小声!小心隔墙有耳!”

        三爷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可他眼中的震惊之色却依然难以消去。

        “对!就是唐军!咱们寨子有从新唐逃过来的,他们一眼便认出那些人是唐军!这些人突然出现在此,定是对我大魏不利!咱们理当除去!”

        与方才的愤恨截然不同,三爷的眼光逐渐明亮起来,从他眼中冒出阵阵精光。可不一会儿,他眼中又露出疑惑之色,道:“可……可大哥他……”

        二爷微微一怔,随后面带痛苦之色地说道:“大哥自然还是咱们的大哥,可若是他有不从,咱们也只能大义灭亲了!不过念在昔日的情分上,咱们还是将他关起来比较好,等他什么时候醒悟过来,咱们再放他出来、咱们还认他做大哥!”

        虽然这样做有违道义,但眼下三爷复仇心切,更何况大哥今日不但不替他出头反而与叶长衫如此亲近,这让他十分不悦,若是能借此机会将他除去,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三爷眼神中露出丝丝凶光。他低声问道:“好!二哥你说怎么办?”

        见三弟被自己说服,二爷心中大喜,他连忙将早已计划好的行动说出——

        “待会儿我先派人用迷魂香将那姓叶迷晕,随后三弟你迅速召集你那四百人与我那五百人汇合,趁天明之际将大哥控制住,哼!就算大哥有千余人,只怕也会乖乖地束手就擒!”

        “好!”三爷重重地点了点头。随后,他又问道:“那寨子外的那些人怎么办?”

        二爷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说道:“二哥早有准备,明早三弟手刃姓叶的之后,咱们便派人待上些拌有蒙汗药的酒肉去找唐军,说是姓叶的喝多了尚未醒酒,这些酒肉是大哥特意带来招待他们的,只要他们喝了酒吃了肉,这些人还不是案板上的鱼肉?”

        三爷听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他向着二哥竖起拇指,道:“二哥神机妙算!小弟佩服!”

        二爷得意地笑了笑,道:“呵,这姓叶的竟敢只身进入寨子,真乃天助我也。”

        三爷听后神情一狞,附和道:“哼!今日便叫他有来无回!”

        ……

        叶长衫迟迟没有睡,一方面是他在等待离开的时机,另一方则是……李华将他送入客房后便一头栽在了床上,就算叶长衫想睡也没有地方。

        伴随着李华震天般的呼噜声,叶长衫一时间也没什么法子,只得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待光线稍亮一些他再离开。

        渐渐地,叶长衫也微微升起丝丝困意。可就在他想靠在墙上稍稍眯一会儿时,忽然一道人影出现在窗外。

        叶长衫瞬间清醒过来,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待在原处静观其变。

        只见那道黑影悄悄地靠近窗户,随后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捅破窗纸,最后再从外面插入一根燃烧的香。

        叶长衫轻轻一闻,立马识别出这香是迷魂香!人在睡梦中若是吸多了,只怕没个一天一夜的醒不来。

        叶长衫立马屏住呼吸,他抽出匕首便准备逼向李华,因为他本能地反应便是李华想要加害自己!可转念一想,李华自己都还在屋里,谁也不会蠢到连自己都迷晕吧?

        难道……还有其他什么情况?叶长衫思索片刻,随后他马上做出了决断——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假装昏迷再说,而后自然能知晓是谁搞的鬼。

        叶长衫随后向床上一躺继续憋气,昔年在山门修炼时,他在水下憋个一炷香的功夫也不成问题。

        为了不打草惊蛇,叶长衫没有去惊动李华,而是装模做样地‘栽倒’在床上。

        果然,窗外之人见里面有了动静也身形一怔,不过那人还是选了稳妥,在等待了将近一炷香的功夫,确定里面的人已经昏迷后他才选择下一步的行动。

        ‘吱呀——’

        只听屋门被轻轻推开,随后数道黑影从门外进入。

        叶长衫微微睁开双眼,只见三个黑影蹑手蹑脚地向自己靠近。三人手中都提着锋利的砍刀,待他们靠近床边后,他们举起手中的砍刀,就要向床上的李华砍去!

        “嗯……来……喝!继续喝!”

        就在刀刃即将落下时,忽然李华半睡半醒地嘟囔了几句,很显然他仍在梦中豪饮。

        这突如其来的醉言醉语将三人吓了一跳,可马上他们便发现李华不过是在说梦话。再确定李华没有清醒过来后,他们这才壮起胆子走上前去。

        “唉?我说,这声音怎么这么像大当家?”

        黑暗中,一名黑影低声说道。随后,另一名黑影附和道——

        “是啊,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

        “要不咱点个火看看?”

        “嗯!”

        低语间,一人拿出一根火折子点燃,三人借着火光仔细一看,发现躺在床上的果然是李华,至于叶长衫则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的另一边。

        “好险!差点将大当家的误杀了。”

        “是啊,这大当家的怎么就睡在这儿了……”

        “快别说了,咱们赶紧将那姓叶的解决了回去找二爷三爷赴命!”

        “嗯……可……可这大当家该如何处置?”

        面对这个问题,三人同时陷入沉默。良久之后,其中一人说道——

        “一不做二不休!二爷三爷反正已经下令要将大当家以及他的手下的控制起来,咱们歪打正着将他迷晕了,待会儿扛过去岂不又是大功一件?”

        “对对对——”

        “好!就这么定了!”

        通过三人的对话,叶长衫已将事情的大概摸清,感情这二爷三爷是想趁此机会反水,倒是自己错怪了李华。看来自己还真是这对兄弟的贵人,不但救了弟弟,如今还要救这哥哥的性命。

        眼见三人举起砍刀准备乱刀砍死自己,叶长衫忽然从床上暴起,他左右手分别掐住其中两人的脖子,随后只听两声清脆的‘咔擦’声,两人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般摔在地上。紧接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剩下那人手中的砍刀,反手用刀刃逼住那人的喉口。

        “说!你们二爷三爷在搞什么鬼!”

        见叶长衫眨眼之间就解决了两位同伴,那人瞬间意识到自己与叶长衫实力上的差距,此时自己的小命又被他控制,那人哪里还敢有半点滑头?只得乖乖地说道——

        “二……二爷和三爷他们……他们想杀了你后再……再控制住大当家……”

        “想造反?”

        “对!对!对!就是造反!”

        “为何这么做?”

        “二爷……二爷觊觎寨主之位已久……三爷今日受此大辱急于找你……找大爷你报仇,所以……所以……”

        叶长衫算是彻底搞清了二爷三爷的意图。他看了看躺在一边睡得如死猪一般的李华,对着那人说道:“去,把你们大当家的叫醒!”

        那人不敢不从,只得战战兢兢地走过去,小心地推了推李华。

        “大当家……您醒一醒啊……”

        李华依然沉睡,叶长衫见状说道:“用力些。”

        那人无奈,只得加重手上的力气。可饶是如此,李华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大爷,这香是这样的,大当家的只怕没个半天一天醒不过来……”

        叶长衫思索片刻,随后问道:“现在什么时辰?”

        那人想了想,道:“约莫已经卯时了。”

        叶长衫默默点点头,此时的他已经直到该如何做了——他昨日进寨子之前便与鸩约定好,若是巳时一过自己还没出来,那不论出现什么情况,鸩便带着黑衣卫杀入寨子。此时叶长衫唯一需要做的便是拖过这两个时辰。

        叶长衫转头看了看沉睡的李华,其实叶长衫想杀出去倒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可惜了李华这条性命。况且若是二爷三爷发现自己逃走,指不定会向魏军通风报信,到时候不但奇袭粮仓一事会败露,还会葬送李贵的性命。

        短暂地抉择后,叶长衫决定留下守住李华。

        就在此时,窗外忽然又出现一道身影。叶长衫一把将那人重新控制住,并且死死地捂住他的嘴。

        只见窗外那人同样悄悄地摸到床边,随后他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学起了蛐蛐叫——很显然这是他们只见的暗号。

        叶长衫用刀划了划那人的脖子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随后慢慢将手松开。

        “告诉他,你们已经成功了,让他赶紧回去报信。”

        叶长衫在那人耳边用着极其轻微的声音说道。那人不敢有任何迟疑,对着窗外喊道——

        “里面已经成了!你赶紧回去告诉二爷吧——”

        窗外之人听后彻底放松警惕,回答道:“好!我这就去!”

        说罢,窗外便没了动静。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