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最强主母 > 第076章:强势侵犯
    当朝越王妃荣封为西郡主,荣耀整个映雪国,不止如此,还拯救了整个七月城的百姓,越王和越王妃夫妻简直就是全国百姓眼中的活菩萨。

    皇宫大设宴席,欢迎郡主越王回归。

    紫绸宫灯在檐下轻轻地随着风晃动着,秋风袭袭,真是一个让人觉得惬意的秋天。偌大的戏音阁,大排宴席,将各种珍肴摆上桌。太后与皇上亲自操办,一一过目,品尝。

    衣香魅影,觥筹交错,杯光掠影。好不华丽的场景……

    宫衣着美丽的衣裳鱼贯而入,将精致的菜肴一一排列而下,戏音阁上演着最动人的戏曲,这古代人就爱听曲,看戏。宫中的乐坊奏出仙乐飘飘。

    苏晚着火红色的暗纹挑金丝宫裙,一个如意高环髻,美丽的花钿,手工纯正的珠钗,玉搔头,托出那张绝魅的容颜。越冰璃一袭绛紫长袍,傲人之姿在宫灯影影绰绰。

    两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苏晚轻睨过那华美的盛宴,却是暗自欣喜,真的不知道越玄烬心底里是否在滴血,更或者是郁结难舒。他本来想要看好戏,结果她华丽的给他添了堵。

    思索至此,内监尖细的嗓音高唱起:“林妃娘娘,妍妃娘娘,驾到!”

    苏晚与越冰璃平静的转身,只见两人着华服,手握礼盒走上前。林妃的肚子与苏晚差不多大,那女人看起来一如既往的雍容,敏锐。

    反倒是……

    这妍妃娘娘……

    “郡主,越王……”两人异口同声的半倾身,一声轻唤。

    苏晚轻抚两人一把,看着楼妍说道:“嫡姐近来红晕上浮,想必是恩宠盛浓。林妃娘娘真是越来越红光焕发,日子过得极逍遥自在吧!”

    林妃的嘴角轻轻地抽搐,大抵是心虚的原因,她竟然觉得苏晚的眼神像是能将她剖析一般,生硬的勾起嘴角,“听闻郡主在七月城呆了几日,难怪看起来瘦了一大圈,可要好好的休息才是。怀着孩子,可是很重要的。郡主……”

    苏晚只是平静的颔首,轻扫过楼妍,楼妍却一改往日的态度,简直可以说是三十六度大转弯,竟然温和一笑:“妹妹身子无碍吧!嫡姐得妹妹的光,近日受皇上恩泽……”

    哟……

    这真是几日不见,则当刮目相看,这个女人的脾性竟然收敛了这么多。她虽然恨自己,也是极大条的,但是她绝对不可能拿得到官银,她暗杀自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不说楼家上下有谁能得到官银,就说郁氏娘家也没有一个能接近国库的,虽然听闻郁氏娘家有因楼妍进宫为官的事,但是也是近几日的事,完全的不可能……

    跟前的林妃娘娘……

    倒是看着让人觉得有些心虚,简单的应付了楼妍几句,紧握住林妃的柔荑,“林妃看来对孕妇的事也了解多一点,不知可否陪了晚晚到内厢坐一会儿,晚晚有些事想要请教于您。”

    楼妍忐忑不安的看着苏晚每一个举动,觉得甚是奇怪,为什么这个女人对待林妃会是这样的态度,她不可能一点也没有察觉到事情。她完好无损的回来,那么动手的人一定没有伤到分毫,就已经出事了。

    楼晚,楼晚,你到底有多深。下一刻,你会怎么收拾那个对你出手的人?自然,楼妍是不知道苏晚的手段,更加不知道让人闻风丧胆的暗夜门主就是她,更加不知道相府的灭门就是她所为。

    林妃瞧着苏晚拉拢自己,竟然不加思索的应承下来。毕竟每个人都以为自己的计划是天衣无缝的,外人怎么也不可能察觉到的,到底是与不是呢?

    到了后厢,两人坐下来,苏晚懒懒的摸着自己的小腹,幸福的闭上双眼说道,“怀孩子,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他还在肚子里就跟着我去了西,七月城,经历过多少生生死死,而且……”

    最后,嘴角的笑容僵住了。

    林妃握住她的手,幽幽的说道:“郡主,你荣宠整个映雪国,将来小世子生下来也绝对可以名扬天下,叹什么气了。一切化险为夷,不就好了。”

    苏晚转过头微微一笑,“我马车坐多了,腿老是有轻微的抽搐。林妃,你会有吗?”

    “偶尔吧!夜里婢女给我揉的,你也多揉揉,自然就会好。对了,郡主不在京都的这些日子,宫中的变化真是大呀……”林妃先是关切的说了几句客套话,随之又扯出新的话题。

    苏晚好奇的哦一声,“是吗?什么新奇的事,是关于我嫡姐的吗?我正想问她,这去让婢女把她叫进来……”

    “别……我这里还有些话要对您说。我绝对无挑拨你们姐妹感情的意思,你们不合,我也早有闻,只是没有想到……哎……你在宫中的时候,就知道。皇上新婚后,就没有再宠幸过她,不知道后面使了什么招数,居然再次得宠,而且纳了自己的亲人进宫为官。如此就够了,居然过分到!”说到这里,林妃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仔细的打量着苏晚的表情。

    苏晚听着,却是笑盈盈的问:“嫡姐本来绝色,再得皇上的恩宠,也是正常的的。楼晚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林妃有什么话就直说了吧!”

    林妃看着苏晚,摇头叹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你老实告诉我,你在七月城是不是遇到危险呢?”

    苏晚脸上的神情僵住,在林妃的眼里就是被说中了,无处可逃了。苏晚却是暗自冷笑,缓慢了点了点头,“不过王爷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我不希望宣扬出去。”

    林妃一听,更是激动,为她忿不平一般,“真是让人心疼的傻妹妹,你那个嫡姐可比你毒多了。她居然……”最后几句,附在了苏晚的耳畔低语。

    苏晚听着,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林妃摇头:“娘娘,你多虑了。楼晚向来一生不平静,总会发生一点事,可是这与嫡姐无关。我知道……”

    “哎……你这妮子,我亲耳听到,难道还有错吗?”林妃瞧着那苏晚单纯的表情,完全的陷进了苏晚早就设计好的大坑之中。

    她永远不会明白……

    真是藏得深的女子,你越是察觉不到她的害处。

    苏晚的表情彻底的僵住,脸色微白,手指颤抖起来,轻摇头,“林妃,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半个时辰之后,我自然会出去。不用担心我……”

    林妃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郡主,别想太多了,在这个后宫向来吃人不吐骨头,你太善良了!”最后几个字,说得有多么的违心,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说罢,便转身出了后厢。

    苏晚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广袖的柔荑紧紧地握在一起,低声说道:“屏风后面的人,出来吧。”

    &n

    sp;一袭雪白的宫裙拖地,女子从屏风步出来,径直坐到椅子上,看着苏晚说道:“郡主,你真的相信林妃的话吗?我无意偷听你们说话,只是恰巧……”

    “我知道。”苏晚平静的吐出三个字,之后转首看着凤云儿问:“林妃的话,可信吗?”

    “虽然我不太喜欢楼妍,但是我知道,她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因为她现在正得宠,绝对不会自断后路,再就是太后娘娘那里盯她盯得特别的紧。你不在宫中,她经常拜访太后,太后这边的人也调了几个心腹过去。”凤云儿安静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也平静的看着大戏。

    苏晚听后,沉沉的颔首:“我没有别的要交待,只是我之前受到暗杀这一事,保密。不要告诉任何人,谁动我一根寒毛,我就会翻倍还回来……”

    凤云儿的心猛地一阵咯噔,果然是一个凌厉的女子,也是一个深得让人觉得可怕的女子。刚刚在林妃的跟前,表现得多么的无辜,此时?

    狂妄,凌厉得如她初见她一般。

    “云儿,自然明白。若是郡主有什么需要帮助,尽管说。凤云儿有今日,也全是郡主所赐。”凤云儿感激的看着苏晚。她深刻的明白,若是她要介意!她恐怕已经下葬了……

    之所以提醒她,帮她。也不过是心情罢了吧!能和这样的女子成为一条战线,绝对是一件幸运的事。林妃,那般的算计,果然还是会遭道儿……

    苏晚温柔的微笑,“时辰不早了,皇上和太后也快过来了,宴席要开,我们出去吧!”

    凤云儿沉沉的嗯一声,两人分开从后厢出来,至戏音阁。

    越玄烬一袭明黄的长袍步过来,至苏晚与越冰璃的跟前,拿出一条金授带与玉印,说道:“朕代表七月城的百姓向璃弟,晚晚致谢。特此亲封越冰璃为金牌王妃,授金带!楼晚为王贵妃,授玉印!正一品下!仅在皇后位之后,后宫所有的妃子见到,皆要行礼。”

    越冰璃和苏晚的脸上都有过小小的震惊,然后两人默契十足的接过赏赐,同时接受各位后妃,百官的朝拜。

    大礼行完之后,这才按位分落座。太后亲昵的拉着苏晚坐在自己的身侧,心疼的看了又看,同时低咒:“晚晚,你真是要吓死哀家吗?早就说过,你怀孕不能出使西,你倒好不止去了西,还去了七月城治什么瘟疫。吓得哀家几日未寝,你这孩子就不能让人省心!”

    苏晚抱歉的笑道,“母后,晚晚知道您关心我。可是百姓有性命之忧,晚晚身为皇媳,不能不理。而且夫君惜民,他置身在战场上,晚晚怎么可以忘恩负义的扔下夫君不理会。”

    说话间,含情脉脉的看着越冰璃,他却是绝魅一笑,握紧了苏晚的柔荑,“母后,本王的妻,就是天塌下来了,本王也会挡下来,你不须如此担心。”

    越冰璃一袭话,惹得在座所有的后妃,闺中小姐羡慕。越王出名的爱妻,不纳妾,只求一生一世一双人,哪个女子不羡慕,不想要得到。

    越玄烬爽朗的笑出声,“璃弟与晚晚相亲相爱,简直就是整个映雪国的典范。好个一生一世一双人……”

    苏晚羞赧颔首。

    越玄烬看到她如此的神情,就忍不住一阵嫉妒。这个女子对他不屑,狂妄,对于璃弟却羞赧得让人心疼。他堂堂一朝天子,竟然连一个外来私生子都抵不过。

    心下郁结难舒,几杯烈酒下肚,竟然倦得头昏,最后早早退了宴席。

    因为苏晚怀孕,呆久了人多的地方,自然会有些不舒服。酒过半场就去了后厢休息,没有想到的是越玄烬会突然之间闯了进来。

    苏晚慵懒的抬眸,看着面前半醉的越玄烬,嘴角的笑意有些扎人眼,“皇上,你醉了。李德子送皇上回宫休息……”

    李德子诶一声,想要进来的时候,越玄烬却咆哮道:“给朕在外面守着,朕有些事要问清越王妃,听到了吗?”

    李德子服侍了两代帝王,又看着越玄烬长大,怎么会看不到他在想什么,那日两人在殿里吵得那么厉害,他早就发现了什么。

    哎……

    只是没有想到,这皇上居然真干出了这样的事。

    苏晚看着越玄烬跌跌撞撞的走过来,丝毫不客气的抓住桌面上的茶杯向他的脸上泌去,最后按在茶几上,低曷:“清醒一点吧!”

    越玄烬的长袍抹去脸上的茶水,激动的一把抓住苏晚的香肩,低声问:“朕居然比不上一个外来的私生子,你把朕当什么呢?楼晚,你玩的这招叫‘欲迎还拒’吗?”

    苏晚退后一步,拍掉越玄烬的大掌,瞪大双眼看着他,咬字清晰,决绝的说道:“我楼晚生是越王的人,死是越王的鬼!还有,请你用词干净一点,什么叫外来私生子!他怎么样,也是先皇的亲子!你能当皇上,那是你幸运而已!”

    越玄烬的身体木然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晚,“你的意思是!若是越冰璃在!这个皇上根本轮不到朕做,对吗?楼晚!”

    “是!”

    “楼晚!你知道不知道,朕可以马上判你死罪!朕想要捏死你,一如反掌!”越玄烬恼羞成怒的盯着苏晚,真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眼中,居然只有那个废物!

    苏晚却是嫣然巧笑:“那么本郡主要推翻你,也是一如反掌!就这一条!轻薄弟媳,残害良家女子!就足够,越玄烬!你好自为知!”

    越玄烬闻话,脸色苍白,那被无视,被瞧不起的感觉,在酒精的催发之下,转化成了怒意。他的长臂一伸,粗鲁的带过苏晚的身体,“楼晚,你在找死!”

    苏晚灵巧的从他的腑下逃脱,同时狂躁的抓过茶几上的茶壶扔过去,“越玄烬!找死的人是你……贱男人!”

    越玄烬的身体闪开了茶壶,滚烫的开水却仍旧洒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身体却抖都没有抖一下,静静的立于原地,阴鸷的双眼紧紧地锁在苏晚的身上,有一种要将她撕裂的冲动。

    良久,他才勾起嘴角:“你越是如此贞烈,朕越喜欢你。朕一定会卑鄙无耻的用尽各种手段得到你楼晚的……相信朕吗?”

    “哈哈……我期待你的卑鄙无耻手段。不要忘记了,你是狼,我也不是小狗,任人欺凌。你卑鄙,我会比你更卑鄙的……越玄烬!”苏晚一向不喜欢被人威胁,更讨厌光明正大抢她去利用的男人。

    越玄烬并没有很快的回苏晚的话,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诡异气氛,几乎可以让人提高警惕。苏晚厌恶的转身,欲开门而去……

    越玄烬却突然从身后拥住她的身体,大掌径直覆在她的一片柔软上,俯在她的耳畔,低语:“啧啧,手感当真是完美到无暇的地步!”

    啪啪……

    两声!

    响彻了整个后厢。

    越玄烬轻拭去嘴角的血渍,眼底里尽是阴冷。苏晚气得胸膛起伏,麻利的拔下发钗,当作暗器不客气的发出,一种要把越玄烬至于死地的冲动!

    然而……

    越玄烬却处处巧妙的避开,苏晚因为怀了孩子,多运动几下,就觉得腹部不太舒服。她疲累的坐在小榻上,真喘粗气,却越玄烬却趁人之威,无耻的上前从后面拥住她的身体,“楼晚,你真是一个高难度的难度……”

    话音未音,突然一声:啪……

    门在这里,被人推开。

    苏晚回眸。

    越玄烬抬眸……

    只见李德子惊慌的趴在地上,全身不停的哆嗦着。他的跟前站着一双脚……

    那是苏晚和越玄烬都不想看到的脚。

    都有些害怕脚的主人……( 最强主母 http://www.ranwen2.com/7_7729/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