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坐忘长生 > 第一千零十一章 也没什么好说的
    在他张开腮那一刻,柳清欢便知要不好,因为相似的场面他经历过好几次。音杀从来都是极难应付的,而他现在却没有多少手段足以应付。

    尖锐的叫声传出那一刻,柳清欢已经冲了出去,全身浮出浓厚的青金之芒,雷公尺带起隐隐风雷声,犹如当头棒喝般砸向长戈的头顶。

    这一下,力劈山河也不为过!

    垂落的树根如纸糊一般顿成碎末,长戈不得不闭上嘴,将出口的尖叫又憋了回去,身形一扭,以一种平移之姿迅速滑向一侧,同时扬手一掷!

    此时,柳清欢才看清对方手中那个像是一颗心的绿团,实际上是一个疙疙瘩瘩的树瘤。

    柳清欢心中一凛,然而雷公尺已出手,巨大的力道不是他想往回收就能收的,只能继续砸下。

    “砰”的一声,水潭被砸出一个豁大的口子,冰凉彻骨的潭水哗啦掀向两侧,那颗树瘤也在尺下咔嗞而碎,一团浓稠的绿雾随之爆开!

    精纯的木灵气瞬间充斥了整个空间,柳清欢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被封禁住的法力也随之松动,在经脉内欢快的流动。

    然而,他很快便发现不对劲,那绿雾萦绕而来,钻进他的身体,随后肌肤之下就仿佛有一条条小蛇在游动,微微的麻痒之感由此而生。

    内视之下,那些绿气在他体内快速生长,化为一根根柳絮一般的白丝,钻进他的血脉,吞噬他的血肉!

    “哈哈哈,这颗噬妖柳不知花了多少年,又吞噬了多少妖兽,才生出这颗木至毒心,属实不易啊,所以慢慢体会被其侵蚀的滋味吧。”

    看着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的柳清欢,滑到水潭对面的长戈面露得意的笑:“你的身体将会被一寸寸被木毒侵蚀、占据,所有血肉都会慢慢僵硬木化,最后变成一棵动弹不得的树!”

    就听噗的一声,一根沾染着鲜血的绿枝从柳清欢的手臂钻出,引得长戈再次发出狂笑。

    柳清欢却在这时抬起头来,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身后突然出现一颗大树的虚影。

    那是一棵怎样的树呢?笔直的树干撑天接地,繁茂的枝叶犹如倾天华盖,仿佛每一片叶子都在闪着灵动的光,一出现便让整个地下洞穴青意盈然,更加精纯的木气将那棵噬妖柳毒心溢出来的木灵气覆盖得不剩半点痕迹。

    在长戈惊骇的目光中,他微微一笑,道:“忘了告诉你,我是纯木之身,所以你这个木至毒心对我是没用的。”

    木至毒心对纯木之身有没有用他不清楚,但对上青木圣体,那是肯定没有用的。

    他伸手一捻,那根绿枝便在其手中化为一团绿意,融入到周围的木灵气中。

    长戈神色一沉,张开嘴,高亢而又尖锐的叫声冲口而出,然而柳清欢从容地一挥衣袖,他整个人便像被重击般飞了出去,撞在洞壁,砸得整个洞都摇晃了一下。

    柳清欢眉心剑光一闪,化作一把长剑悬在长戈头顶,将其全部气机锁定。

    “还想故伎重施?刚才你都没成功发动音杀,现在我能动用法力,那就更不可能了。”他平静地道:“劝你莫要再做抵抗,我并不是为杀你而来,只要乖乖跟我回去,我保证不动你一根指头。”

    长戈狼狈地趴在地上,蛇尾在地上盘成一团,垂头丧气地道:“我也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这些年来东奔西逃,日日提心吊胆……算了算了,还有什么好逃的,我跟你回去。”

    他垂着头,脸上是一片灰败,说完后长长叹息一声,仿佛已是心如死灰:“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到底是谁,是不是也曾与我共事过?”

    柳清欢微有触动,其实他理解长戈想要脱离半山书院的控制的想法,他自己不也在做同样的打算吗,然而,半山书院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就算想走,也得选择正确的对策。

    淡淡的怜悯和恻隐之心,让他终是回道:“我是商术。”

    “原来是你。”长戈哑然笑道,从地上撑起身体,抬起头!

    却见他双目不知何时化为了阴冷的竖瞳,其内浮光掠影,阴暗而又深邃,一下撞进柳清欢的眼睛里。

    柳清欢心中一惊,却发现自己无法移开与之对视的目光,就连闭上眼都做不到,而身体也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动弹不得。

    空间似乎在这一刻变得极为逼匝,无形的强大压力挤迫而来,一股阴冷的气息无声的散开。

    那是一种柳清欢颇为熟悉的气息,无数次,在他修炼道境的时候,就在他身边萦绕不去。

    死亡凝视!

    “哈哈哈!”长戈仰天大笑,脸上是浓浓的叽讽:“你不是很厉害吗,不是纯木之身吗,怎么又动弹不得了?呸!你们这些书院的鹰犬,天天跟疯狗一样追在我屁股后面,以为我真怕你们?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

    他扭着蛇身逼近而来,却突然感觉不对,猛的抬起头,便见剑光一闪!

    “咚”的一声轻响,一颗头颅猛落于地,面上还凝固着惊讶的神色,一团黑影飞旋而出,尖叫着想遁走。

    柳清欢伸手一摄,便将其擒住,也不想再听对方的哀求,直接几道符箓贴上去,封入盒中。

    他看了眼还未倒下的无头尸体,神色间却并无半分高兴,沉默地弹出一缕火焰,将之化为灰烬。

    都是身不由己,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做完这些,洞**的木灵气已经淡薄了许多,禁法之地存不住灵气,散溢的速度非常快。

    他赶紧拿出万木峥嵘甘露瓶,掷向半空,又以法诀打开瓶口。

    恢宏而又清灵的青光喷薄而出,笼罩住整个洞顶,便见那些垂下来的树根仿佛活过来了般开始颤动、缩小、变细……

    而此时黄水河边,原本正热血奋战的妖修们突然发现地面开始震动,那毒龙噬妖柳也像疯了一样狂舞枝条,让人难以近身。

    众人正惊疑不定,黄猴掠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白牛嗡声嗡气地回道:“对了,你不是安排了两个人修去砍树吗,他们人呢?”

    黄猴左右张望了一下,有些气愤地道:“跑了吧,人修果然没有一个靠得住……啊,看那树,它在往地下缩?”

    “不,它在缩小。”

    众人回头,果见毒龙噬妖柳原本庞大无比的树冠就像被人施了法术般在往回缩,一阵天摇地动后,树身嗖的一下整个缩进了地底,原地只留下一个大洞。

    所有人都惊呆了,张大嘴半天没反应过来,然后便见一人从洞里爬了出来。( 坐忘长生 http://www.ranwen2.com/2_2528/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