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877章 巴尔岑的意愿
    在美国的大量午餐肉抵达苏联前,苏军的肉食供应一直在低水平徘徊。

    现在是1942年十月,九月份于斯大林格勒城内的最血腥的巷战中,一些德军士兵在死亡苏军士兵尸体上,找到了印有美国字样的新鲜罐头。那是午餐肉罐头,就像德军会主动拿起苏军的冲锋枪一样,后勤保障问题日益严峻的德军也会找寻苏军的粮食。

    他们发现的美国罐头让德军大吃一惊的同时,基层士兵管不了那么多,这些由淀粉、猪肉和盐混合而成的糜状物能填饱肚子,能让大家继续作战,这就足够了。

    目前,只有苏军中的部分精锐部队,优先领取了美国的罐头援助。当然宏观来看,苏军一线作战的六百万军队,人人都能吃上这些进口肉罐头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苏军当然也不是单纯翘首以盼着盟友的支援。

    困境中的苏军也发明了一些混合罐头,例如纯粹的土豆泥罐头、土豆泥混肉糜罐头、鱼糜罐头等。

    在广袤的乌拉尔和西伯利亚,这里有着大量的河流与湖泊。现实的需求迫使当局开展大规模的河鱼捕捞,以应对一线六百万张嗷嗷待哺的嘴。

    一些鱼罐头送到部队里,它虽然气味略腥,饥饿的战士们已经顾不上那么多,有肉吃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了。

    巴尔岑就向杨明志介绍,他这里的罐头多是鲑鱼罐头。

    “我不知道那些渔民究竟是捞到了多大的鱼,情况和我们在沼泽地开展的炸鱼行动可能差不多。或许他们捕到了长达五米的巨型鲑鱼,总之,那些罐头里就是一整块熏鱼排,是一块纯粹的肉,一根鱼刺都没有。”

    巴尔岑的话提醒了杨明志,的确某些北亚冷水鱼,只要给它们足够时间就能长得个头巨大。这其中尤其是大红鱼,也就是哲罗鲑,它们能长得异常巨大。

    哲罗鲑,就是一种鲑鱼,鱼肉是颇为美味的。

    不过,鱼肉罐头,它还是不比上酱牛肉。杨明志可是知道苏联是生产酱牛肉罐头的,它是个头五百克的大家伙,其中有着大量的油脂。它是减肥者的恶梦,一听却能给予士兵近五千大卡的能量。

    这意味着什么?它真是太疯狂了!

    例如当下正被德军围困的列宁格勒,每天都有数千人饿死。饥饿的人们都在盼望着拉多加湖冻结,以使得冰面可以跑卡车运输物资。

    一听酱牛肉罐头,足可以让一个饥饿的列宁格勒市民活上一周。对,只要他保持安静的躺着,四听罐头够他勉强活到湖水冻结。

    “你那里有牛肉罐头吗?”杨明志问。

    “是有的,就是数量非常稀少。长官,我正在按照咱们284师的老方法,训练我的324师。”

    巴尔岑是无心之言,杨明志却感觉到另一种意思,所谓巴尔岑不想给牛肉罐头。

    “好吧,那么你就准备一些鲑鱼罐头,记得是没有鱼刺的那种。”

    “您需要吗?我会的。但是我必须问一下……”

    “是问我为什么需要?嘿嘿嘿。”

    巴尔岑听到了老长官的笑声,又赶紧追问了一下。

    杨明志兴奋的说:“娜塔莎,这孩子在彼尔姆第一中学,她正在完成她的十年级学业。巴尔岑你既然要去彼尔姆,总不能空着手去见你的老部下吧。在咱们老编制上,她长期是你的侦察营的一员。”

    “哎呀,这个我怎能忘记。真是太巧了,她怎么会在彼尔姆。难道我这次亲自去征兵,还能把她征召回来?”

    “呸!你就不要幻想了。你招谁也不可能招她,让那孩子安心的过和平日子吧。”

    “嘿嘿,我开个玩笑。”

    “听着!”杨明志加重语气:“你带些礼物去彼尔姆第一中学,我听闻学校的物资条件也不怎么样,你多带些吃的过去。天冷了,你军营里应该还有富余的棉衣?找上一件合适的一并带上。说真的,按照年龄你做她的伯父完全够格,她父母都死于战火,你作为她的老长官,是应该表现一下。”

    巴尔岑一直很喜欢娜塔莎·斯佩洛斯金娜,一来她挺漂亮的,二来历次作战中她真是英勇。

    “我懂了长官!我会准备一些礼物。”

    杨明志赶紧说:“我也会准备一些礼物,几天后我们会在彼尔姆会和。我将在十月八日下午出发,预计最快在十日抵达,你明白了吗?”

    “遵命,我明白了。”

    “那就到此为止,再见。”

    通信就这么戛然而止,巴尔岑依然陷入精神亢奋中。

    鲍里索夫下意识的问道:“是您的老长官别列科夫将军?他要亲自监督我们换装?”

    “当然。”巴尔岑掐着腰显得理直气壮,“亲爱的同志,现在武器发明者本人要监督我们变成近卫284师那样的部队。你知道我其实是怎样的希望吗?”

    “您请讲。”

    “我和322师、323师师长都是兄弟,我们并肩作战一整年。我是多么希望三个师再增加些其他部队,扩充成一个集团军,司令员就由别列科夫将军担任。我们还是以第63集团军命名,这是多么美妙的事。”

    鲍里索夫耸耸肩:“这是不可能的。本来我们要被调入第20集团军的,命令下达了,我们换装后就掉入第39集团军。上级明显要施行一次大的攻势,我想包括师参谋长谢苗诺夫已经看明白上级的意图了。”

    “意图?上级什么意图?”巴尔岑警惕的向前三步走:“上级确实要进行大规模反攻。自我们解放了勒热夫后,战斗就一直不断,不过总体还是比较平稳。我敢肯定,上级还是要拿下维亚济马,本来我们原定计划调入第20集团军,就是为了这一战略目的。”

    鲍里索夫耸耸肩:“的确如此,但是……我想您可以听听参谋长谢苗诺夫的意思,您也可以听听我的。我看呐……”说着,鲍里索夫神神叨叨地一挥手。

    “怎么?还有秘密?”巴尔岑走近后,把脸贴近鲍里索夫。

    鲍里索夫也不敢大声说:“我估计,上级是想打斯摩棱斯克了。”

    “啊?!”

    “您很吃惊吗?”鲍里索夫问。

    “为什么?您何以断言?”

    “没什么。”鲍里索夫摇摇头,“只是我的推测而已,我想您应该也有这方面的推测,毕竟我们即将接受一次没有先例的特殊换装,很快还要加入第39集团军。”

    巴尔岑,总体来说他是比较头脑简单的。这种军官最适合做猛将,他缺乏一些谋略思维,却总是贯彻落实上级的任何命令。

    他真的没有想到上级有攻打斯摩棱斯克的想法,即便现在师政委鲍里索夫提到了这种可能,鉴于上级的命令问题对此只字不提,巴尔岑便不做考虑。

    巴尔岑严肃的说:“此事我们不要妄谈,到了前线我们执行命令即可。就是他们命令我们现在就向着柏林方向冲锋,遇到再多的阻挠,我们也必须勇往直前。”

    对此,鲍里索夫也不再赘言,他勉励说:“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太需要技术兵种了。我也需要把进一步加强战士们的思想觉悟学习。您安心去彼尔姆招兵,我也做好分内的事。”

    “不错。我是别列科夫将军的老部下,下次作战我们必须打出军威。尤其是咱们部队里的特种反坦克营。”

    “嗯?”鲍里索夫一怔,“您难道担心他们?”

    “不!他们是必须被加强的部队,一会儿我会亲自去勉励其营长,我要把这个反坦克营,打造成纯粹的火箭炮反坦克营。”

    巴尔岑虽不善战术谋略,但他有着大量的作战经验。在那份命令文件中,上级对于换装的描述里明确提到,部队会大量装备单兵火箭炮,其词组的后面还特别加了“鲶鱼”一词。

    自己的老长官就是依靠一堆被拼命增加装药量的超口径RPG弹头,愣是打崩了德军一支坦克团,也促成了284师“近卫”之名号。

    巴尔岑当时甚至不属于西北方面军战斗序列,他是从基辅方向逃入沼泽地的广大溃兵之一。他对老长官的非凡经历深信不疑,做梦都想效仿之。长官是如何成功的?归根结底其实并非是疯狂装药的RPG弹头本身,而是把它们被集中起来大规模使用。

    再说,要论弹头的威力,鲶鱼火箭弹不是更加凶悍么。

    部队要换装新兵器,那么部队可定要组建大量的火箭炮小组,巴尔岑立刻想到自己几个月前的经历。以前沼泽地的物资太匮乏,现在情况就不一样的。

    他觉得自己不但可以给每个步兵连安置一个火箭炮小组,还能组织起一个营,至少三十个小组和部分步兵合编成一起,巴尔岑已经幻想一副壮丽的场面。

    这样的特种反坦克营,它将是自己部队的最强攻击力量!

    射击远目标,它可以展现出喀秋莎火箭炮的地毯式轰炸,射击推进中的坦克,不管敌人的装甲有多厚,火箭弹巨大的爆炸威力可将其炸成碎片。

    巴尔岑想到这一点就决定立刻去做。

    对于他,时间真是太宝贵了!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气喘吁吁的战士们于食堂全部化身饿狼,他们疯狂啃食着煮土豆,更是大口往肚子里灌菜汤。

    吃过饭后,巴尔岑不再要求他们继续训练。大部分士兵都是回到自己的营房,在温暖的营房内用毛巾擦一下身子,这就算是洗澡。也有一些人真的去了营区的公共浴室,用后勤供应的有些臭味的土肥皂清洁自身。

    完成这些后人难免有些昏昏沉沉,何况白天是那样艰苦的训练,以至于相当多的营区,到了晚上八点就已经鼾声一片。

    一盏明亮的聚光灯下,有四百多名战士于此集结。

    他们都穿着苏军的冬季制服,其实就是一件有武装带的棉衣。他们都盯着挂着红星的船形帽,所有人的精气神看似还可以。

    至少检阅他们的师长巴尔岑在此,谁敢显露疲态。

    介于自己的大胆想法,巴尔岑将特种反坦克营的大家集结于此,当众做出惊人的想法。

    “原本特种反坦克营要以战防炮反坦克,辅以RPG发射器和弹头。现在情况已经变了,很快我们师将全面换装。你们将进行最彻底的换装。你们将特异化为用火箭炮反坦克的部队。营长苏霍米诺夫,出列!”

    一个年仅二十五岁的年轻人站在巴尔岑面前,他姓苏霍米诺夫,曾在半年前的作战中负伤,现在的他永远的失去了左耳耳廓,脸上也有一道伤疤。因此,许多战士干脆称呼他为“刀疤”。

    论感情,巴尔岑是很欣赏这个年轻人的,因为其曾操作反坦克炮击毁两辆德军坦克,于德军的反击中负伤,为此也获得一级卫国战争勋章。他伤愈后被认定可以继续作战,就是脸上的伤疤有些吓人。

    也是因为这段反坦克的经历,他被安排进324师,合情理的成为特种反坦克营营长。

    “苏霍米诺夫同志!很快,你的部队将大量装备大口径火箭炮,在未来的战斗中,你们将使用一种精度极高的火箭炮直接轰击德军坦克。现在我集结你们,你是告诉你还有其他战士们这件事。”

    “遵命!师长同志!”苏霍米诺夫面不改色的回答。

    “很好!现在做好心理准备,你们将用伟大的联盟最新研发的武器攻击敌人,你们必将立下大功。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曾经某个师的特种反坦克营,他们就是利用火箭弹击垮了德军的坦克团,后来,那个营长成为将军,其麾下的战士都得到重大晋升,每个人身上都佩戴多枚勋章。现在,一个立下大功,成为苏联英雄称号获得者的机会就在面前。苏霍米诺夫同志,您想要成为苏联英雄吗?”

    “是的!师长同志!”苏霍米诺夫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

    “那么其他人呢?”巴尔岑亦是大声质问。

    “是的!师长同志!”所有人异口同声,这吼声足矣制造骇人的雪崩。

    “很好!我听到了你们的勇气,所以苏霍米诺夫同志,现在你必须调整训练方案!从现在开始,暂停战防炮的射击训练,全力开始RPG打靶训练!做好心理准备,一周之后大量的新式单兵火箭弹运抵,你们将开始更严苛的训练。现在,解散!”

    巴尔岑,他刚刚的一番话也是给自己说的。

    成为苏联英雄,巴尔岑做梦都想得到一枚属于自己的“大金星”。他拼命的作战,纵使曾经部队已经十不存一,他还在拼命,归根结底不仅仅是为了联盟与正义,还有自己的荣誉追求。

    现在,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可能获得金星勋章,得到这枚勋章,得到苏联英雄称号,纵使战死这辈子也值了!

    那么为了这一目的就必须拼命训练部队。

    部队即将因为大批新式武器的运抵开始改组,首先就从特种反坦克营开始。

    另外的,物色人才的彼尔姆之行,也立刻开始。(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http://www.ranwen2.com/2_2261/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