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办公室的沙发 > 家丑飞扬
    黑驴家里出事了,丑事,而且是盖不住的丑事。

    把这个丑事宣传出去的不是别人,是黑驴的妈。因为黑驴的妈把黑驴的爸从床上扯下来了。

    黑驴的爸在床上不是错误,错误的是没躺在自己家床上,而且身边躺着的不是黑驴的妈。黑驴的妈从门外进来一把把他扯走了。

    如果黑驴的爸身边躺着的姑娘是个找不到出处的人,黑驴的妈也无法把这件事情宣传太远的距离,谁知道哪位损人又打电话给了黑驴的妈,说那个女的是我们厂里的,叫桃子。

    在黑驴的父母纠缠在一起打架时,桃子早已被人保护走了。黑驴的妈妈在周六晚上杀到了我们单位的宿舍,开始破口大骂。

    黑驴第一个过来捂着他妈的嘴,因为这个桃子不是别人,是黑驴的女朋友。黑驴换女朋友换得比较勤,他们家里哪里知道他女朋友是哪位。

    捂嘴也没有用了,整个厂子炸锅了,黑驴的女朋友跟黑驴的爸爸在一个被窝里,被黑驴的妈妈给逮住了。估计不用下半夜,这个消息就能传到几里路之外的黑驴的村里。

    黑驴的妈妈尚不知所以然,哪里肯听黑驴的话闭嘴,骂的语言一声比一声难听,她要是知道她这些骂人话语中很多都间接地骂了她的儿子,那真的要疯了。

    桃子早找不到了,连行李都不见了,工资也没拿就不见了。等我听到骂声赶到现场时,我不禁佩服刘小肥的各种能力。

    首先是策划能力,能策划出这么损、这么具有戏剧化的招数,刘小肥绝对是国际级导演水平,没白跟那些外国姑娘长期“深入”交流。至于其中非常恰当的几个电话,比如怎么把黑驴的妈妈叫到现场,怎么再告诉她这个姑娘是谁,自会有人来做。

    其次是信息调查能力,这是后来刘小肥告诉我的。刘小肥首先调查出黑驴的女朋友是谁,然后天助刘小肥,他竟然打听到这位桃子姑娘竟然还有其他职业,在附近的镇上还从事着特种服务行业。刘小肥通过自己的人脉便找到了桃子姑娘。至于如何把黑驴那位本来就不大正经的爹地引导到床上,那也太轻松了。

    第三是刘小肥敢下血本的魄力。这件事情从头到尾,能让桃子姑娘离开这里,可是件费钱的活儿,但刘小肥一来是为了以后的钱好赚,二来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下了血本给了桃子一笔足够诱惑的钱。

    刘小肥的钱没有白花,这点钱比起以后的那些下脚料带来的利润,真的是毛毛雨,当然那是后话了。眼下的黑驴已经快哭了,她妈妈还在宿舍楼破口大骂。黑驴现在已经失去理智了,这种头脑简单的人,谁知道他能干出什么事情来,所以我也没上前劝架,便离开了现场。

    据说当晚黑驴的爸爸也没闲着,以石榴爸爸为代表的娘家人轮流对其进行开导。石榴的爸爸好歹是个干部,还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但石榴的三叔,也就是黑驴的三舅却没这般涵养,拳脚的伺候让黑驴的爸爸很是受用。几天后,当娘家人知道跟他躺在一起的竟然是黑驴的女朋友,又接着给了他一番外科上的开导。

    刘小肥这招太损了,黑驴直接回家了,估计十天半个月的没法来上班了。以黑驴他们家的智商,以刘小肥做事的完美,不会想到是刘小肥下的绊子。天知道刘小肥过几天能想出什么样的手段来对付侯老干老同志。

    忙完了这个疯狂的周六,周日能稍微喘口气,总算可以见到石榴了,跟太行请假,陪石榴玩,太行说现在太忙了,你请半天吧。我感激太行,这么忙的时候,竟然能准我的假。

    骑着我的摩托车,奔到石榴家,看到了好长时间都没见过的石榴,家里正好也没人,一见面,两人就紧紧地抱住了。

    抱了很久,我便捧着她的脸看,好好看看她。石榴的五官并不算精致,但搭配起来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我正要发挥第三只眼的能量,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我说糟糕,我给你买的礼物还在我办公室呢。

    石榴的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容,看两腮泛起的红晕,哪里是个生活作风自由的姑娘!我必须发挥第三只眼的能量,先看她的印堂,竟然是最完美的橙色,也就是说,我现在和她去进行最爱做的事情,基本有门,而当我看她的耳垂时,我更加惊讶了,这比我看到刘枫那黑而发亮的耳垂都惊讶!

    石榴的耳垂,是那种极纯的粉红色,一点杂质都没有,也就是说,石榴竟然还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以前哪怕有过男朋友,也没被碰过!所谓的酒吧。所谓的见网友,所谓的作风自由,全是扯淡!

    为了保险起见,我重新发挥第三只眼的威力再看了一遍,没错,最纯的粉红色。我心里开始大骂黑驴,本来昨晚觉得黑驴挺可怜的,觉得刘小肥有点过分了,但今天这事让我都想再这么整他一整。我跟石榴相亲之前,就是因为他在我面前讲述他表妹的种种艳史,让我对石榴近乎绝望!

    而且,我知道为什么每次我要更进一步,石榴都拒绝的原因了,确实准备不充分,我知道我需要准备什么!( 办公室的沙发 http://www.ranwen2.com/10_10663/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