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 第五十二章 办公室的疯狂
    “你你喜欢吗?”叶宇的手来局长的胸前,任她的丰润在自己的手中幻化着各种形状。看.书.啦王芳没有拒绝,任由这个年轻男人抚摸着自己的:“不喜欢。”

    “真的?”

    “真的。”

    “可是刚才不知是谁,一个劲地叫我用力一点,用力一点。”说完话,叶宇头俯王芳的胸前,细细品尝着她的珠圆玉润。那熟悉的感觉又从胸前传来,美妇王芳只觉身体又不成压制地酥麻起来,看着趴在胸前在吃自己的叶宇,王芳只觉得他像极了吃的孩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王芳不由地将叶宇抱着,让他更舒服舒适地享用着自己那对除丈夫外再也没有人用嘴巴吸过的:“你这个混蛋,人家都给你那样了,还不给人家留点面子。”

    叶宇抬起头来,嘴角的口水未干,嘿嘿一笑,道:“真好吃。”

    “你这个坏蛋,我不给你像吃了。”

    …………………………………………………………

    两人又嘻闹了一阵子后,王芳依旧依偎在叶宇的怀中。这时房间静悄悄的,落针可闻。紧紧依偎的两人感受着彼此的气息跟心跳。一会儿后,王芳道:“你很帅。”说话的时候,这个美妇人狡猾得像十七八岁的丫头,白嫩的玉手在叶宇的胸上来回划着。叶宇疑问道:“我很帅吗?”

    叶宇的相貌清秀,只能算是属于那种对得起大众的,说帅,这有点过了。并且第一次去报导的时候,你连看我一眼都没有。怎么瞧出我很帅了不过叶宇也没有点破。不过一个女人肯为了你说谎,你还有什么怨怼?

    王芳嗯了一声,道:“特有味道。”叶宇嘿嘿一笑,道:“所以,你就想把我拿下?”

    王芳笑着说:“是又咋啦?”叶宇又说:“所以,你就编了个话,说你的喷头坏了?”王芳嗔道:“讨厌。”叶宇继续说:“所以,你就让我给你找沐浴露。”

    饶是成熟美妇的镇静,听到叶宇的话,脸上是禁不住地红了起来,仿如染了胭脂一般。王芳在他的屁股上轻轻扭了一下,叶宇说:“所以……”王芳咯咯一笑,道:“所以,我就要,我还要。”说着便疯笑地压在了叶宇的身体上。

    ……………………………………………………

    第二天早晨8点多的时候,王有福打来了德律风,叶宇跟他约定在镇医院门口见面。昨晚的时候,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突破的最佳对象——胡晓强的家长。

    一来胡晓强家很困难,那6000的借读费对他家来说,是一笔不的财富,二来,他昨天帮过他。胡晓强的父母欠好拒绝,利用这段恩德,叶宇觉得有些卑鄙。不过想一下,自己又不是利用他们去做坏事,并且将来码头实验中学乱收费的事情查清楚后,还能帮到他们。

    想想,叶宇心安了许多。看.书.啦

    叶王两人为了避嫌,并没有一起到医院,而是一前一后,相隔了大概几分钟才到了医院。他们这一番苦心的做作,甚有效果,王有富跟司机老李都没有瞧出什么来。

    到了病房的时候,叶宇见到了妇人的丈夫,一位苍老,皮肤黝黑,憨厚,着有中国老苍生的一切特点男人。在男人身边,依偎着一位大概十三四岁,剃着个平头的男孩子。

    见到叶宇等人,妇人挣扎着要爬起来,叶宇忙上前几步,按着她,道:“不消,大嫂,你有病在身,躺着就好。大嫂,你身体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妇人对着男孩子道:“儿啊!昨天就是这位叔叔救了,你跪下去磕头。”

    听到妇人的话,那男孩走到叶宇的面前跪了下来,正要磕头时,叶宇忙将他扶起来,道:“大嫂,不消。”叶宇仔细看了一下这个男孩子,很黑,也很瘦,惟唯一双眼睛明亮有神,散发着超出年纪的成熟跟坚定。

    妇人他男人走了过来,道:“两位领导,昨天真谢谢你救了俺老婆,今天听医生说,要是俺老婆在晚到一会儿,就有生命危险胜,你是我们家的恩人。”男人来自于北方,身材高大,脾气甚是豪爽。

    闻言,男孩子的眉头一动,道:“叔叔,谢谢你们。”这时王芳走了过来,摸了摸孩子的头,道:“不消客气了。对了,你今天怎么没有上学啊?”

    “妈妈生病了,我得留下来照顾她。”

    妇人的老公脸有些红,讪讪地道:“我的工作走不开,所以……”说话的时候,男人摸了摸男孩子的脑袋,甚是无奈。叶宇问道:“大哥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我在煤矿上班。”

    叶宇哦了一声,心中有些了然。在qz市也有几个煤矿,不过都是私人性质的,至于为什么国有的酿成私人的,这其中就牵涉多了。这种私人性质的煤矿有两个特点,一是平安系数不高,很容易呈现事故,第二个就是工作时间长,一天基本上要15个时以上的。

    像这种工作,除那种只有那些没什么技能,急需要钱的人才会去做的。

    “大哥不是本地人吧?”在叶宇后面的王有福跟老李煞是不解,这叶宇不是来处事的吗,怎么跟人聊起天来了。

    “嗯,我山西的。”男人歉然地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我没有什么本领,累我老婆孩子受罪了。“说此,他看了一眼男孩子道:“平日里,他妈妈身体欠好,都是这孩子在家照顾的。”

    叶宇等人闻言一阵默然。这人一家那么辛苦,可能跟孩子读实验中学有关吧。王芳这孩子身体上的衣服又破又旧,有的处所还打着补丁,便将男孩子拉了过来,道:“走,阿姨带你去买衣服。”

    妇人跟他老公忙道:“不克不及,这可使不得。看.书.啦“王芳笑道:“大姐,没事的。”说完拉着男孩子走了出去。她知道接下来叶宇有事要跟他们夫妻谈。为了避免影响到孩子将来的成长,所以,王芳将男孩子支开了。

    “大姐,你的病,医生怎么说?”

    妇人唉了一声,道:“医生说我的肺炎已经转重了,比较难治疗。”男人的脸色有些阴霾,许是想到了家境。为了孩子读实验中学,他们可是找朋友借了很多钱,现在哪里能让妇人住院治疗。

    叶宇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叠钱,这是早上他来的时候特地在提款机里面取的,放到了男人的面前,道:“大哥,嫂子,这时我们的一点心意。”

    男人连忙推脱:“这俺可不克不及要,昨天你替我们垫护的钱我没有给你呢?”王有福先是讶异地看了叶宇手中那叠钱一眼,辅佐劝道:“大哥,嫂子要治病,孩子要上学,哪一样不需要钱啊?收下吧,大哥。”

    男人还是推脱。

    叶宇出了一个主意:“这样吧,大哥,这钱算是我们付给你的工钱,而你呢,帮我们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能赚那么多钱?”

    叶宇道:“嫂子,你应该知道这一次我们来码头镇,主要是为了实验中学乱收费的事情。”妇人在那边考虑了片刻,叶宇跟王有福都有些紧张。他们知道妇人可能在顾忌些什么。也许这个顾忌就是使所有家长连结缄默的原因。

    “你们要做的事情,我义不容辞,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好官。否则也不会追着这个问题不放。你们要查的事情说究竟是在帮我们这些做家长的。”望着叶宇手中的钱,妇人坚决地摇了摇头道:“这钱我怎么也不克不及收。”

    叶宇跟王有福听了不由鼻子泛酸,久久没有作声。

    “嫂子,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再使劲塞给你钱,反却是瞧不起您了。”叶宇收回了钱:“不过,我代表教育局,向你跟大哥做一个许诺,以后胡晓强上学的费用我们包了。不为另外,只为你跟大哥敢站起说话,在我们国家,真的太缺少你跟大哥这样敢于站出来说话的人。”

    而后的一个多时里,妇人详细地向叶宇跟王有福诉说着关于实验中学的种种收费。叶宇提问,而王有福则拿个本子记着。

    “这么说,胡晓强在上初一的时候,你们确实上向实验中学交6000块的钱借读费?”妇人点了颔首,又摇了摇头。

    叶宇十分不解。

    “那时我们确实交了6000块,不过六千块却是捐助费,那时交钱时,晓强的班主任还叫我们签了一份协议,说是自愿捐资。并且签字包管。”

    王有福大学结业后,便一直在教育局,对学些那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奇巧技所知有限。听到妇人那样说后,心中震惊不已,实在想不到身为纯粹的校园这么龌龊。

    “有发票吗?”

    妇人摇了摇头,道:“没有,那时学校可能是怕失事,收钱后并没有给我们发票。”

    “去年的时候,国家已经明校不成以再收借读费用。你们不知道吗?”

    妇人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们哪里知道?不过就算知道的,学校也是有体例的。那时我们晓强要入学的时候,校方查得可严格了。除户口薄外还要家长出示房产证。我们是外地的,哪里买得起房子。那时有的家长是租住本单位衡宇,有的是住70%产权房、有的是住爷爷、奶奶赠送房产,根本出示不了房产证。学校规定,交不齐房产证的,就要交6000-10000的捐资钱,才能念书。”

    叶宇道:“大嫂,那你们怎么不啊?”从实验中学乱收费堪称成熟的操作上看,学校乱收费不是一次两次了。

    妇人摇了摇头,苦笑道:“起初也有,有人写举报信,不过查询拜访组来了后,查了一下,也没有能拿学校怎么样?而那个的人在事发后的一个晚上,被人截住了打了个半死,现在还在重症病房呢,他孩子被开除出学校了。”

    闻言,叶宇心中一愣,暗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封举报信是谁写的啊?”王有福继续本子上书写着,叶宇继续提问。

    从医院出来后,叶宇跟王有福一脸默然。良久,叶宇脸浮现一丝讥笑,道:“什么时候,教育竟然成为一些人敛财的手段了。”

    王有福深深地叹了口气,为难地道:“叶宇,根据大嫂说,这封信可能不是学生家长写的,你说会是谁啊?”叶宇道:“对实验中学乱收费情况最了解的,除学生家长外,就只有……”

    王有福亦恍然过来,道:“你是说是学校的老师?”在心里,王有福开始有些佩服叶宇的冷静了。

    “嗯,现在能做的,就只能等了。”

    与此同时,在实验中学的校长室里,总处处长正在向谢建加报导叶宇等人的动向。从叶宇一进实验中学后,做贼心虚的总务处长便叫人盯着叶宇等人。

    汇报完后,总务处长盯着谢建加道:“老谢,昨天教育局的真不是工具,收了我们的钱竟然还在查询拜访?跟以前那些人有些不一样,你看我们要不要?”两个人搭档了几十年,谢建加知道总务处长话中的意思是要派人警告叶宇等人一番。他红润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自在镇定道:“胡晓强的父母胆量得很,他们是不敢乱说话的,老黄,你那样做,岂不是流露了我们做贼心虚吗。他们如果要查,就让他们要查吧。家长那份包管书还在我们手上呢!就是查到了我们收钱,又能拿我们怎么样?再者说了,向副局长也不会看着我们失事的。”说此,他顿了顿道:“不过这事也不成不防,你派人再去警告那些家长一下,叫他们不要乱说话,否则我包管在qz市内没有一家学校敢收他们的孩子。还有叫徐将我们学校过往的帐目销失落。”

    “好,我马上去。”

    云溪县教育局,李向阳办公司。

    “你们去码头镇两天,就给我查了这些工具。”李向阳大发雷霆,这个平和的男人倡议脾气来,大得吓人。王有福,叶宇在他面前,大气不敢出:“叶宇,你说这些工具顶什么用?一个女人话就能证明实验中学乱收费吗?”

    “对不起,李局,我们……”叶宇刚才解释时,李向阳已经打断他了:“我不要任何籍口,叶宇,这事我要你尽快给查清楚。”

    “好的,李局。”

    “你们出去吧。”

    看着王芳也要出去,李向阳道:“王,你留下,我事情跟你说。”待王芳将办公室的门锁上后,李向阳才问道:“你怎么跟叶宇他们去码头镇了啦?你知不知道你跟去的话,很容易让老向误会的。以为我有意要针对他,……”

    闻言,王芳心中一凉:“你想的还是你的官位。”这个念头一升起,王芳马上觉得面前罗嗦的李向阳有些讨厌了。她轻声地道:“我知道了,我以会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李向阳语气温和过来,道:“在没有掌握到他的痛处前,我不要想过份的获咎他的……”

    “我知道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出去了。”李向阳想说些什么时,王芳却已经开门出去了。

    回到办公室的叶宇越想越觉得生气,他本以为自己那么辛苦的查询拜访,李向阳会嘉奖他的,哪知道,心急的李向阳不但没有嘉奖,反而连洪子正这层关系也失落臂,竟呵他了。

    有气不克不及不出?我要讨回来了。我的气既然不克不及向你讨回来,那我就去找你的女人报仇。一想到这个,叶宇的脑海便浮现今天王芳那机关行政人员的打扮:王芳高挽云攒,柳眉凤目,桃腮瑶鼻,胜雪,羊脂白玉,雪白的衬衣,淡黑色的职业套裙,娇躯被束缚得曲线玲珑,凹凸有致,胸前那对丰硕浑圆的**涨鼓鼓的似要破衣而出,平滑如玉的看.v.请到腹,盈盈一握的纤腰,挺翘丰盈的美臀将裙子包裹得紧绷绷的,浑圆迷人的腿上穿戴薄如蚕翼般的高级肉色丝袜,使至腿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匀称,她足下那双黑色三寸细跟高跟鞋将她圆柔的脚踩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致纤柔,看了简直要人命!

    想到这里,叶宇浑身一热,起身离开。王有福见此,问道:“叶宇,你到哪里去啊?”

    “我有事找王秘书商量。”既然是去找人,那就没有需要偷偷摸摸的。(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http://www.ranwen2.com/10_10662/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