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 第四十九章 谁动了局长的女人
    就在叶宇前脚刚离开教育局的时候,实验中学的校长便接到了一个德律风。看.书.啦

    码头实验中学虽已经是城镇中学,可是优良的环境跟雄厚的师资力量,造就了一批批成绩优越的学生。经过多年的成长,如今的码头中学可以说是整个云溪县最好的初中了。并且在几年前,实验中学纳入了县一中的高中招生的片区。县一中高达85%以上的升学率,一直雄居qz市高中部的三甲。

    现代社会,独生子女居多,哪一个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读个好一点的学校,将来考上大学,有前程。云溪县这些年经济虽颇有成长,但骨子里面依然很是传统。现在如果有一家有孩子考上大学,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在这种心态一下,为了让孩子读实验中学,家长都将校长谢建加的门踩平了。这些年来,实验中学及实验学也一在扩招。如今师生数,高达五千多人。

    早在叶宇读初中的时候,谢建加便已经是实验中学的校长。这些年的经营再加上后台,在实验中学谢建加的权威无人可以撼动。这件事情虽然简单,可是会很难办。这一点,叶宇在离开教育局时,便想到。只是他没有想到,事情困难的水平比他想像中的还要难办。

    他到实验中学时,先是打算中找校领导了解一下情况,正如王有福预料的那般,学校的老师推脱校领导有事不在校内。既然领导不在,那找教导,团委书记总成了吧?

    校方的回答是:“教导生病了,今天没来,团委书记的侄子结婚,正在家里忙事呢。”倘大的一个实验中学,没有一个领导在家。

    既然领导不在,那问一下老师。问老师,那些老师是一问三不知,没有一个知道事情的。如是此噌了近两个时,时近中午,叶宇提议先吃饭。当下四人(包含司机)就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饭店吃饭。

    教育局是学校的领导单位,可是在早上叶宇并没有享受到了领导单位应有的待遇,相反的,校方态度很强硬,甚至是倨傲,根本没有将叶宇他们放在眼里。看.书.啦王有福跟王芳心里很郁闷。以往他们到哪一个学校,哪个学校的领导不是屁颠屁颠地侍候着。

    看此,叶宇道:“这事是李局给我的死命令,我知道这事有点难办,辛苦大家了,这顿我请,大家喜欢吃什么尽管点。”

    叶宇的一句话,立马将现场的气氛调动起来了,王芳跟有福心中的郁闷稍减。王有福呵呵笑道:“叶宇,那我就不客气了哦。”

    王有福嘴上虽是那样说,可是点菜却极有分寸,只点了两样荤菜。可能他心里以为叶宇只是一个科员,没啥油水,一个月就是那份死工资,所以没有点太贵的菜。这让叶宇对王有福又多了一些好感。

    王芳也是一样。

    三人在实验中学连口水都没有喝上,真的是有些饿了。所以菜一上来,四人便开吃了。对比于三个男人的狼吞虎咽,气吞山河,王芳吃饭要优美很多。

    男人与女人在饭桌上,自然离不开含糊的笑话了。司机老李是退伍军人,在教育局开车有十个年头了,是一个颇为豪爽的人:“我们是来找人家麻烦的,人家固然摆面子给我们看了。来来,我给大家讲个笑话,让大家轻松一下。”

    有一个美女,决定花重金让自己瘦身。她花十几万元瘦身之后,觉得很是满意。回家路上,她在报摊买了份报纸,找钱的时候,她问老板:‘欠好意思,你猜我几岁?’

    老板说:‘26。’她好高兴说:‘我37啦!’接着,她去吃麦当劳,买单的时候又问柜台的姐:‘你看我多大了?’姐说:‘我猜29。’她好高兴地说:‘不是,37啦!’她去街角的统一超市买包口香糖,忍不住又问那里的柜台姐。

    姐说:‘嗯,我猜27。’她好满意地说:‘37,谢谢!’等着打的的时候,她又问旁边的老头。老头说:’我78岁了,眼睛欠好,看不出来,不过,有种体例可以确定。看.书.啦如果你让我把手伸进你的里,我绝对可以知道你的年纪!’片刻无声,空旷的大街上,她终于忍不住好奇:’好吧!你试试看。’老头把手伸入她的衬衫,又伸进她的,开始缓慢而仔细地摸索。几分钟以后,她说:‘好了,你猜我几岁?’老头说:‘不,再等一会。’

    老头又继续摸了一会,美女说:‘回答吧。’老头又捏了最后一下,把手拿出来说:‘女士,你37岁。美女大吃一惊,惊讶地问:‘好厉害!你怎么知道的?’老头说:‘说了你包管不生气?’美女说:‘不生气!’老头的回答让美女晕倒。老头说:‘在麦当劳,我排你后面。’”

    这个笑话一讲完,全桌的人都开怀大笑。王有福说:“这个负担抖得好啊。”

    叶宇则道:“我最佩服的是那老头的心态,活到78岁,还有那份游戏人间的心态,了不起。”

    究竟结果是桌子上惟一的一个女性,王芳的脸色稍红,不满地道:“你们这些个男人,没有一个好工具的,整天都想着占我们女人的廉价。”叶宇笑道:“王秘书,话可不是那样说的呀!女人,就像一朵花,若是没有灌溉采摘,任凭残落枯萎多可惜啊!”

    在场的都是成年人,叶宇语中的隐喻哪个不了解啊!话说完,叶宇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些露骨,当下哈哈一笑,道:“对不起,失言失言,我自罚一杯。”

    “叶宇,不知你现在采了几朵鲜花啊?”叶宇笑道:“佛曰,不成说,不成说。”

    王芳故作狐疑上下打量了叶宇一眼:“别是口上花花,内里没货吧。”经过短暂的适应,王芳这个成熟的女人说话越来越大胆了。

    “偶纯粹啊!”叶宇装腔装势学着春晚品中那个保安喊了一声。(我骄傲啊!保安喊得的。春晚后这三个字在晚上很流行,足以媲美宋丹丹的‘那是相当的……‘)

    话题一但打开后,气氛便好了许多。四人吃吃笑笑,突然,王芳喝了一口清汤,问:“有福,你觉得举报信上的事情是真的吗?”

    “我看**不离十。”

    这时叶宇也好奇起来了。叶宇所以肯定谢建加有问题,多半是相信贺天刚的推断。王有福只来实验中学一看,便肯定了。

    “教师的工资我们又不是不知道,可你们看一下实验中学的教师。早上我稍微看了一下,几乎每个教师都身穿名牌带名表,有的老师开轿车。还有办公室的装修,清一色的现代化设备,比我们教育局都好……这些钱从哪里来的啊?靠,要是当老师有这么好的待遇,我也早去做老师。”说此,王有福倏然发现桌子上还有一个女人了,他讪讪一笑,道:“王姐,对不起,我失言了。”

    王芳云淡风轻道:“没事。”叶宇闻言,暗自佩服,觉得自己又学了一招。

    王芳装作不在意地说:“这实验中学的事情我也听过一些,说这里的老师,除正式工资的外,每年学校都帮他们办了三保,一年中的各种节日都有慰问金,年末的时候有奖金,有礼物,教师节的时候,每个老师两三套名牌服装,一个名表……”

    王有福哼了一声,道:“这些钱还不是校方从家长身上搜刮来的。”王芳轻嗯了一声,道:“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

    没有女人在场,在场的两个男人都猖獗了许多。叶宇拿出一包软七匹狼的,递了一根给王有福。王有福点上一口烟后,竟咳了起来。

    叶宇一愣,望着对方那胀红的脸,问道:“你不会吸烟。”叶宇将王有福手上的烟拿了过来,跟自己的烟一并掐灭。

    王有福看了叶宇一眼,语气中颇为寂廖:“我是从农村里出来的,因为孩子多,我家境很欠好,爸爸在我五岁出外打工时产生了意外,那黑心包工头卷了钱回北方老家,我家连一分钱的赔偿都没拿到,自那时起,我家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那时起,我妈妈为了供我们六兄妹上学,一天做三分工,每天不到凌晨三点是不睡觉的。家里是历来没有买新衣服的,我妈心灵手巧,将她的跟我爸爸留下来的衣服改了,给我大哥大姐穿,我穿我哥哥的,每件衣服的补丁密密麻麻的……后来,我大哥二哥跟我的三个姐姐为了让我读大学,成绩比我好很多的他们缀学在家打工……烟钱对我来说是一笔不斐的开销。他人问我会不会吸烟,我都说不会。你是我朋友,给我递烟,我欠好拂了你的面子。”

    叶宇轻嗯了声,心中百感交集,道:“有福,以后如果你学会吸烟了,要什么烟你尽管跟我拿?”王有福轻嗯了一声,拍了拍叶宇的肩膀。

    男人不需要眼泪,有时只需要一个眼神,即可以心领神会。

    这一拍以后数十年,王有福都忠心耿耿地跟在叶宇背后,替他出谋划策,拼死效力。可以说,日后叶宇能居高位,王有福功不成没。

    “有福,你认为今天这事该怎么办?”因为刚才的那一番独处,叶宇跟王有福的关系一下子近了许多。在语气上,叶宇随便了许多。

    说话的时候,叶宇见王芳杯子空了,又给他倒了一杯橙汁。

    “谢谢。”

    “不客气。”看.v.请到叶宇强迫自己将心神从王芳身上移开,看着王有福。

    在今天以前,他对王芳的了解仅限于一个风韵犹存的徐娘熟妇。可是从早上相处到现在,他发现这个妇人竟然出乎意外的迷人。那成熟的身体仿如熟透的水蜜桃似的,让人禁不住地想要咬上一口,品尝一番。

    一举一动都撩人心门。(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http://www.ranwen2.com/10_10662/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