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 第四十七章 色胆一
    “妈,你们在说什么,那么开心啊?”却是萧虹出来了。看.书.啦这时萧虹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一件粉红色t恤,外加一件浅灰色的裤子,裤子虽然有些肥大,可是其实不克不及掩盖萧虹那的身体曲线,黄金比例的修长美腿在长裤的陪衬下更是,浑圆的在宽松裤子里面若隐若现。

    “没什么,就是随便聊聊。”张秀云倏然想到了眼前的叶宇其实不是十几年前那个拆台鬼,已经长大了。刚才自己竟有些跟他胡闹。这个温柔贤慧的美妇脸又有些红了。她不着痕迹地转脸转过去,免得给女儿看出什么来。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今天这顿饭我可是费了心思的,你们可得我吃完哦。”

    “阿姨你煮的饭那么好吃,我一定全部吃完。”叶宇连忙讨好。

    对叶宇的讨好。张秀云看在眼里,咯咯一笑,道:“那就看你的了。”说完走在前面。对母亲的开心,萧虹亦看在眼里,横睨了叶宇一眼,道:“想不到你还挺有本领的,竟然将我妈哄得那么开心。谢谢你。”

    叶宇啊了一声,轻声问道:记“怎么了啦?”萧虹叹了口气,道:“这些年因为我爸爸升院长后比较忙,时常都是我妈妈一个在家里的,有时我看她很闷,有些不开心。可是我在这边又有家庭,不克不及去陪她,有时我想叫她来云溪,她又不肯意来。”

    叶宇哦了一声,心中升起了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觉察到叶宇的异样,萧虹问道:“你怎么了?”

    叶宇摇了摇头,道:“要不是你说,我还不知道呢?”萧虹唉了一声,道:“刚才看见妈妈笑得那么开心的,我这个做女儿也很高兴,你如果有空的话,就多跟我妈妈说说话。”

    “过几天,阿妈就要回去了,我怎么多陪她啊?”

    萧虹横了叶宇一眼,笑道:“真是一个笨伯,你没有手机啊?我现在将我妈妈的手机号跟你说,你记一下,139884565**。”叶宇拿起手机,记了一下张秀云的手机号码。

    叶宇将张秀云的手机号码存在手机里面,道:“虹姐,你安心,我以后多跟张阿姨沟通的。”萧虹道:“那真是谢谢你了。”

    萧虹原本只是随便一说,那只是客套的话,哪知道叶宇听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笑问道:“虹姐,那你想怎么感谢我啊?”萧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嗔道:“坏蛋,早上我都跟你那样了,你还想咋的?”

    有其母必有其女啊,母女俩都那么爱脸红。脸红时,萧虹这个医生美妇那张玉脸红彤彤的,仿如成熟的樱桃,娇艳无比。叶宇看得心中大动,嘴巴凑了上去,偷亲了她一下。看.书.啦

    萧虹却是如遭电击,浑身一颤,忙看了一下前面看有没有人发现。看到没有人看见,才松了口气,随后狠捶了叶宇一下,嗔道:“你要死啊,等一下给人看见怎么办?”

    叶宇呵呵一笑,道:“谁叫你那么迷人啊?我一看见我就忍不住了。”萧虹脸红得厉害,她再狠狠捶了叶宇一下,嗔道:“你这个坏蛋,不知羞耻,竟说那样的话。”

    “哪里,我只是实事求是。”说话的时候,叶宇的手竟伸了过去,搭在美妇医生的腰间,仔细感受着她腰的纤细跟的柔滑。

    “别这样。”萧虹扭了一下腰肢,脱出叶宇的魔掌:“现在在我家里,不便利的。”叶宇何等人精,一下子便抓住了萧虹语气中的漏洞,忙问道:“虹姐,那在什么处所便利啊?”

    萧虹脸红如火,嗔道:“什么处所都不便利?”叶宇也不气馁,道:“虹姐,那我去医院找你怎么样?”

    听到医院,萧虹不由想起早上跟他在医院时的缱绻,脸更加的红,她狠狠看了叶宇一眼,气道:“你来,我就咬死你。”话落,似是为了遁藏叶宇的纠缠,快步走了。看着那在长裤中起伏有致,划出一阵波澜的美臀,叶宇心中升起一缕邪火,听着萧虹看似拒绝的话,可是叶宇很开心。

    从刚才的情形看,叶宇知道萧虹这个肃静严厉的医生美妇对她的其实不反感。有了这点,就已经足够了。只要时间允许,他将这个医生美妇做为禁脔也不是不成能。

    看叶宇从先手间出来后,脸便笑着。贺天刚有些不解,问道:“叶宇,什么事那么开心啊?”叶宇心中嘀咕:“我总不克不及告诉你因为调戏了你老婆,所以很开心吧。”我刚才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不过刚才我女朋友答应了我一件事情,所以很开心。”

    说这事的时候,叶宇这个浑人故意偷看了萧虹一眼,只见嫂子在听了她的话后,整张脸都火红火红的,看得他这个叔子心痒痒的。

    ……

    听饭之后,萧虹给贺天刚跟叶宇沏了一壶茶后,便进去帮张秀云收拾去了。贺天刚轻泯了口茶,道:“叶宇,你刚才说有事要跟我说,什么事啊?”

    叶宇轻嗯了一声,便将他将教育局捡到举报信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贺天刚。听完后,贺天刚沉吟了一下,看着叶宇,问道:“叶宇,在这件事情上,你是想要捞点政治资本还是真心实意地想要给家长办一件好事?”

    叶宇没有急着回答,只道:“贺大哥,有没有两全其美的体例啊?”看着叶宇那样问,贺天刚冷静的脸露出一丝笑意:“叶宇,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看.书.啦”

    叶宇一时间没有着摸出贺天刚这句模棱两可的话的意思,只讪讪一笑,心中一动,脸上真诚无比,一副推心置腹的样子,道:“不瞒贺大哥,我才刚进仕途,若是没有一点野心的话,那是骗人的。”

    说完话,叶宇明显发现对面的贺天刚对自己有了一些转变。至少在看自己的时候,其实不像以前那虽然看起来很热情,实际上却是戒备深严。

    贺天刚道:“学校乱收费,这事由来已久了。不过在国家出台了相关的法令后,这种事情少了许多,就算有个别产生,那也是打闹的。诸如什么复习资料费,饮水费啊等等。并且基本上也以自愿为前提的。像码头镇实验中学收一个学生6000块借读费的事情,这个校长做得很出格了,以他一个的校长竟然这么胆大包天,这件事情的背后就值得深思了。”

    这事情贺天刚已经说很明白了,叶宇其实不是笨伯,已然了解贺天刚话中的意思——谢校长背后有人。顿了一下,贺天刚又说:“从组织纪律上,这件事情措置起来,你是饶不过教育局的,所以,还得按正规的手续办,将你的举报信呈上去。光明正大地查询拜访。”

    叶宇道:“贺天,这个我知道,只不过在我捡到信以前,这封信分明已经被拆开了,内容也有人看过了。只不过他却隐匿不发,我怕信再呈上前,还是了无音信。不错,我是想当官,想升官,但在这之前,我更想办一些实事,解决老苍生的问题。”

    “叶宇,你看过三国演义吗?”

    “看过。”

    “里面有一则故事,叫‘刘备借荆州’。”贺天刚道:“其实,你可以看,天下间要成绩任何事情,都离不了一个借字。王者以借取天下,智者以借谋高官,商人以借赚大钱,善于“借”的人,借他人之花献自身之佛,借他人之助登上事业之巅,借天时人地相宜圆成功之梦。不借外力之助,而能凭空成绩大事者,自古也无。”

    叶宇眉头一动,叹道:“贺大哥高见,弟茅塞顿开。”概况上贺天刚什么也没有说,实际上已经给他指出一条明路了。

    贺天刚呵呵一笑,道:“叶宇,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

    叶宇直到九多点的时候,才从贺家离开。

    叶宇回到教育局宿舍,洗涑了一番后,倏然想到萧虹的话。他拿出手机,调出张秀云的号码,拨了过去。而这时,张秀云正要休息。张秀云的作息时间很固定,早上六点起床,晚上十点睡觉,几十年如一日。

    “喂,你好,你是哪位啊?”德律风上是一个陌生号码。

    “阿姨,是我,叶宇。”

    “哦,是宇子啊,你怎么知道的我手机号啊?”

    “是虹姐跟我说的。”说此,叶宇顿了顿,道:“阿姨,我们好多年没见了,这些年来你过得还好吗?”张秀云呵呵一笑,道:“很好啊。”

    “真的是这样子吗?阿姨,你时候可跟我说做人要诚笃哦。”在兴林村的那些孩子傍边,叶宇是最狡猾的一个,每次都一经过诊所时,张秀云总要将叶宇留下来,好好思想教育一番。

    想起昔时的往事,张秀云呵呵一笑,道:“宇子,阿姨还会骗你不成。阿姨现在生活富足,衣食无忧,有什么不开心的啊?”

    叶宇虽然不知道张秀云的老公是做什么的,但从她的衣着打扮上看,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可是虹姐跟我说,你总是闷闷不乐的。”

    “哪有啊?”

    “阿姨,你虽没有说,可是我感觉得出来。”叶宇道:“阿姨,你时候对我的疼爱我永远记在心中,所以,我真心希望你能开心快乐。”

    张秀云‘嗯‘了一声,道:“宇子,谢谢你,阿姨知道你的心意。”

    叶宇呵呵一笑,道:“对了,阿姨,我奉求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啊?”

    “以后您可不成以别叫我宇子啊,我都已经长大了。并且这宇子这称号,好像在叫太监似的。”

    “是吗?大了,哪里大了?”

    “我什么处所都大子。”说到最后,叶宇发现自己说得有点不伦不类了。张秀云似乎也觉得她跟这个青年的对话有些含糊了,脸有些红:“我宣布你否决无效,你在我心目中依然是那个流着鼻涕的男孩子,至于太监,不会啊,我感觉很好听啊!”到最后,张秀云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阿姨,能不克不及打个商量?”

    “没得商量。”

    “哼,那我以后也不叫你阿姨了。”

    “那你要叫什么?”

    “我想想,云姐,对啊,我以后叫你云姐。”

    “不可。”张秀云一口回绝。

    “为什么不可,你都叫我宇子了。”

    “我说不可就不可。:

    “我才不要呢?我就要叫你云姐。”

    “坏蛋,你怎么那样叫呢,你叫我女儿虹姐,现在又叫我虹姐,这稳定套了吗?”

    ……………………………………

    手机中,两人就这个称号讨论了近十几分钟,最后也没有讨论个结果来,以致于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张秀云叫叶宇为宇子,而叶宇则称张秀云为云姐。直到有一天……

    挂断德律风后,张秀云长长地呼了口气,脸上洋溢着一丝舒畅的微笑。刚才她跟叶宇虽然是争吵,可是她也喜欢这种半是玩笑性质的争执。

    跟叶宇的争执,很有趣。她单调而又沉闷的生活因为叶宇这个家伙的走进,多了一些色彩。感觉很好。

    几分钟后,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是叶宇的短信:“云姐,虹姐说你不开心,说实话,我不太会哄人,可是我想笑声是可以让人心情舒畅的,这样吧,我以后每天给你发条笑话。现在即是9月3日的笑话:

    一天,老师问明:“1+1等于几多?”

    明说:“不知道!”

    老师说:“回家问家长。”

    明回家问爸爸,爸看.v.请到爸正在看股票,明说:“爸爸1+1等于几多?”“涨了涨了。”明又问妈妈,妈妈正在看书说:“克林顿。”明又去问爷爷,爷爷正在唱歌说:“向前进!向前进!”明又去问哥哥,哥哥正在吃冰糕说:“好爽啊!”明又去问姐姐,姐姐正在约会说:“亲爱的,我们一起走吧!”

    第二天,老师问明:“1+1得几。”明说:“涨了涨了!”老师生气的说:“谁告诉你的!”明说:“克林顿!”老师对明说:“站后边去!”明说:“向前进!向前进!”下课了,老师问明:“滋味如何?”明说:“好爽啊!”老师说:“去我办公室去!”明说:“亲爱的,咱们一起走吧!”

    看完后,张秀云笑得七颠八倒,花肢乱颤,便给叶宇回了一条短信,道:“那个笨伯孩是你吧。”发完后,张秀云想今天的心情不错,晚上也许可以做个好梦。(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http://www.ranwen2.com/10_10662/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