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宇无奈只得将蠢蠢欲动的手缩了回来,道:“那好吧。”张素梅纤细的玉手伸到脖子上,慢条丝理解开了脖子上的围布。

    结白的玉手慢慢的扭动,非常有节奏,很优雅,因为手后伸的缘故,使姨妈张素梅成熟的更加突出了,被包裹在白色衬衣里面的有如两堆大馒头似的,似要破衣而出。

    张素梅大部分时间都是身穿那种比较端庄宽松的制服套裙,没有看出来。这一会儿,叶宇却感受到了。他没有想到姨**竟然那么大,无意间看到这一幕,呼吸不由一促。

    “看什么呢?”张素梅看了叶宇一眼,将手上的围巾放在沙发上。

    叶宇在机关里炼就的那副遇事不惊的镇定功夫在姨妈张素梅面前根本没有施展之地,在她面前,便有些慌了:“没,没看什么?”

    “是吗?”

    张素梅餐睿智的眼睛仿如火眼金睛一般,给她瞧了一眼,叶宇有一种所有的秘密都呈现在张素梅面前的感觉。叶宇有些手足无措,脸红如火,小声地道:“姨妈,对不起。”说话的时候,他将头垂得低低的,一副羞愧悔改的样子。

    “小傻瓜,你要看以后姨妈让你看个够。”

    听到这话,叶宇有些不敢相信,禁不住地‘啊’了一声尖叫,惊喜莫名地看着张素梅道:“真的啊?”

    “假的。”张素梅亦咯咯一阵娇笑,得意不已,仿如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叶宇恼嗔道:“姨妈,你骗人。”说出这样有些幼稚的话,连叶宇都不敢相信。

    叶宇长在农村,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妇,母亲很爱他,他也很孝顺母亲,虽然母子两人的感情很好。不过在叶宇的心里一直有遗憾。直到张素梅的出现,张素梅漂亮,高贵完全符合了他心中所臆想的母亲。所以,在姨妈面前,叶宇有些显得比较天真。

    叶宇心中亦在暗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恋母情节?”

    张素梅看叶宇有些失望,便道:“叶宇,如果有一天你可以在姨妈面前不脸红了,姨妈或许可以考虑我刚才所说的话。”

    “说话算话。”叶宇好像得到了什么鼓励似的,眼中露出坚定的光茫。

    触及到叶宇那坚定的眼神,张素梅心里没有来由的一颤,心想:“也许他一天真的可以直接面对我。”这个想法一升起,便给她抛出脑外。她呵呵一笑,道:“那我们一言为定哦,姨妈期待着那一天。”

    “好了,现在将项链帮姨妈带上吧。”

    接过张素梅手中的项链,叶宇看着雪白水嫩,泛着如玉般光泽的雪颈微微愣了一下神。这时,姨**声音响起:“叶宇,你怎么了?”

    “没事。”叶宇伸手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随后将项链系在她的脖子上。张素梅今天穿的雪白的薄纱衬衫,第一个颗扣子缝得颇低,加上成熟女人的都比较大。胸前高高顶起,白衬衫内露出一大片雪白嫩嫩的跟深深的小沟,甚至连紫色雕花的蕾丝露了出来。胸前那一对的nai子高耸,在白色衬衣的掩盖下,只看到紫色半透明的紧紧地包裹住那圆滚滚的山峰,峰上的两颗小葡萄将柔软的顶出两个小点,紫色的雷丝几乎罩不住那丰硕的,艳红色的乳晕从蕾丝刺绣的高级罩杯边缘微露,露出一条雪白深邃的,稍一扭动腰肢,白嫩的即半露出来。

    站在张素梅身后的叶宇将这诱惑的一幕瞧在眼里,心跳加速,一股热流向下面涌去,腿间那物事又硬了许多,突然,他觉得鼻间湿湿的,用手一抹,看了一下,竟然是鼻血。

    叶宇怕张素梅看出来,忙道:“姨妈,我去洗手间一下。”

    张素梅摆弄了一下脖子上的钻石项链,颇为满意,应声地道:“好的,你去吧。”对于珠宝,张素梅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她从来不用钱买很奢侈的珠宝手饰,那些钱,她宁愿用来投资。可是今天,叶宇给他买的项链她却非常喜欢。

    带上后,张素梅还特地到房间照了照镜子。

    而另一方面,叶宇进洗手间后,长长地吁了口气。所有的臊动与炽热借着这一口气从体内排出。看着腿间那高高顶起的大帐篷,叶宇脸色一红,走到‘蹲盆‘上……

    排泄完后,叶宇也只觉得好受一点,那物事并没有软下去,依然傲然挺立。看着那东西,叶宇感觉自己似乎太敏感了点,这对大多数男人来说是好事,不过也要分场合啊,刚刚就差点出了丑。

    叶宇在洗手间里呆了大半个小时,直到那物事软得差不多的时候,他才出来。出来时,正好洪子正刚回来,满身的酒气散满个客厅。

    他身体乱晃,醉眼迷离地看了叶宇一眼,道:“叶宇,你来了啦?”叶宇‘嗯’了一声,道:“我今天有空,就过看看姨父跟姨妈。”

    洪子正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打了个饱嗝,道:“叶宇,你有心了。”叶宇沏了杯热茶,并递到洪子正的面前。除了酒气外,他还在洪子正身上闻到了一股子别的味道。

    叶宇经历过女人,知道那是女人留下的味道,而是是那种很亲密的女人留下的香味。

    “莫非洪子正在外面养有女人?”这念头一升起,叶宇便看了一眼洪子正。发现洪子正脸上除了酒意涌现出来的潮红外,还很疲惫,那好像是做过什么剧烈运动后才造成的。他一个位高权重的常务副县长,除了那事外,还有什么可以运动的?

    看此,叶宇有百分八十断定这洪子正在外面养有女人?不知为何,叶宇对洪子正有些愤怒了。这愤怒是因为张素梅。

    张素梅无论从相貌,还是气质都是顶尖的美女。有了这样的一个好老婆,洪子正在外面竟然还养有女人。这真的不可理解。

    在心里叶宇知道洪子正将没有将他当亲戚看,而叶宇也同样没有。而对于张素梅,叶宇则截然不同,在心里,叶宇已将她当成长辈。在发现洪子正这样对待张素梅,叶宇很愤怒。

    偷看了一眼张素梅,叶宇心想:“这事姨妈不知道知不知道?我要将心中的怀疑告诉她吗?”

    洪子正舒服的泯了口茶后,可能是太累的缘故,竟闭起眼睛,打起了瞌睡。在寂静的客厅中,洪子正打呼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的响亮。

    张素梅看了洪子正一眼,眉头一皱,道:“每一次都喝得这么醉,现在又不像是年轻的时候。”语气上颇为气恼。叶宇闻言,有些口不对心地说:“阿姨,你别生气了,姨父执掌权柄,难免有些应酬。”

    “什么应酬啊?还不是跟他那些个狐朋狗友一块鬼混去了?一天在家的时候还没有几个小时。”

    叶宇道:“姨父这不是挺早回来的吗?”

    “这一次是比较早啊,以前呢,没有三四点我是见不到的人。”除了气恼埋怨外,叶宇仔细一看发现姨妈在说话的时候,除了气恼外,眉宇间还有一缕没有散掉的幽怨。

    这幽怨,第一次见到姨妈时,叶宇便看到了,只不过这一次,叶宇觉得更浓了一点。

    仅眨眼间,刚才还有些罗嗦,有些像家庭主妇在埋怨老公的张素梅又变成了那个精明,冷静能干的女强人了。她看了叶宇一眼说:“好了不说了。对了,叶宇你力气比较大,帮我将你姨父扶到房间吧。他在这里睡,等一下会着凉的。”

    “好的。”叶宇说完将有些肥胖的洪子正的胳膊架在肩膀,轻而易举地将他从沙发上拉了起来。看张素梅要帮忙,叶宇忙道:“阿姨不用了,这事我一个人来就成了。”

    张素梅看叶宇很轻松地将便体重在160斤以上的洪子正拖了起来,收回了要帮助的手,笑道:“叶宇,你的力气真大。”

    看张素梅那样说,叶宇颇为高兴,起了好胜之心,有意在姨妈面前露一手,当下手穿过洪子正的,吸了一口气,便将洪子正抱了起来,道:“哪里?”

    叶宇年轻而又健壮,抱着如猪一般的洪子正上楼梯仿如手中无物,轻松无比。看着上楼的叶宇,张素梅微微失神,良久后,她才回过神来,脸有些红,跟上了叶宇。

    他在张素梅家里住了一段时间,不过还是第一次到姨妈张素梅的卧室。整间卧室除了主卧室外,还有配套的洗手间,装簧并不豪华,也就是普通的样子。不过非常洁净,在暧色调的衬托下,显得很温馨。床头墙壁上是张素梅和洪子正补照的婚纱摄影巨照,洪子正本来就是白白胖胖斯斯文文的,挺着一个将军肚子,很有官员的派头;张素梅化着盛妆,艳丽无双,一席紫色的晚礼服,更显高贵雍容。

    一进房间,叶宇便闻到了一种香味。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心想:“这也许就是姨**香味吧。”(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http://www.ranwen2.com/10_10662/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