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 第七章 微妙的关系
    几日不见,张素梅依然靓丽如往昔。微微染黄的波浪卷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桃腮杏眼,瑶鼻樱唇,成熟美艳,的罩在一套价值不菲的黑色及膝套裙里,裁剪大方庄重却又不失女性的妩媚。一双修长圆润的上若有若无裹著一层肉色透明水晶丝袜,足蹬乳白色半高根皮鞋,

    外衣套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衬衣领口开得较低,露出一大片雪白的凝脂,隐约之间,更可以窥见她那的形状。从电视上,杂志上,现实中叶宇看过的美妇不少,不过却无一人有张素梅这般的气质。那种成熟美妇人的风韵,让叶宇有些心动。

    张素梅很幽雅地喝了一口手上的咖啡,淡淡地说:“小宇,你最近在教育局还好吧?”

    “还好,谢谢姨**关心。”叶宇还是第一次跟张素梅这样面对面。闻着对方身上散发着的幽香,看着着艳丽成熟的脸庞,一颗心不觉间又迷失了自己。

    “还跟姨妈客气。”张素梅咯咯一笑,突然发现对面自己的这个小侄子正紧盯着自己,俏脸不由一红,心中微有羞涩,嗔道:“臭小子,看什么呢?”

    “没,没有什么?”给姨妈看出自己的把戏,叶宇心中也是又羞又急,连忙将眼睛挪开,道:“没,姨妈,我没看你哦。”

    看叶宇那窘急的样子,张素梅暗感好笑,忍不住地又咯咯一笑,道:“瞧你那傻样。”叶宇虽然叫她姨妈,实则,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当年,张素梅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急需一大笔医药费。叶宇家跟张素梅娘舅家是邻居。叶宇老爸也属于老好人一个了,看张家的人那么急,就急公好义,将家里仅有的一千五百块借给张家了。两家人从此有了来往。后来一查,发现两家还有点亲戚关系。张素梅是叶宇母亲的表弟的老婆的堂兄的嫂子娘家的小表妹,按辈份钱为应该叫她阿姨。

    由于没有什么直接长辈关系,张素梅看叶宇那样,心中就有点放肆了。

    叶宇脸如火烧,讪讪一笑,又打量了张素梅一眼。美妇人娇笑时,玉手轻掩玉唇,那神态,眼神动人之极,叶宇直看得心扑嗵扑嗵地跳,小心翼翼地道:“姨,我看你只因你好美。”

    张素梅自己事业有成,而且兼之是副县长的夫人,平日,所接触到的人,对她皆带崇敬,男人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放肆,何曾有人敢那样说。听到叶宇那样说,张素梅内心甜滋滋的,很是受用,不过嘴上却是嗔道:“臭小子乱说什么呢?”

    本准备好受罚的叶宇见张素梅并没有生气,心中松了口气,胆子也大了许多,盯着张素梅的胸口,道:“姨,我可没有乱说哦。你真的很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张素梅脸上浮现一丝动人的笑意,一双眸子闪动着秋波,静静地看着叶宇,问道:“真的?”

    给张素梅那样看着,叶宇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加快了无数倍似的,仿如要跳出胸膛似的,一张脸滚烫烫的,心里又羞又急,但嘴上还是道:“真的。”

    张素梅颇有深意地看了叶宇一眼,注视的眼光倏然收了回来:“臭小子,以后少哄阿姨了,今天我来找你,是有事要问你的。”

    那深意的眼神有如一道信息般烙入叶宇的心海,他好像捕捉到了一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不过,张素梅语气中的高兴,他还是听出来了:“姨妈,你找我什么事啊?”

    “教育局的那传闻到底是怎么意思啊?”

    听此,叶宇脸色倏然一变,他实在没有想到一句酒后的话,竟引起那么大的影响,不仅在教育局传得如火如荼,而且还传到洪子正的耳朵里了:“干妈,没有什么的,这件事我自己处理的。”

    “你要是可以处理得好,就不会传到县政府去了。”说这话时,张素梅的语气很冷,看向叶宇的眼神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说这句话的时候,张的语气柔和了许多。

    “姨妈,事情是这样的。”当下,叶宇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向张素梅说明白,没有任何隐瞒。

    听后,张素梅叹了口气,道:“小宇,你还是太年轻了,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一句若是给有人心利用了,会对你造成多大的影响,甚至毁了你的前途。”

    从这一件事情中,叶宇知道自己太年轻了。一个小小的教育督导办公室就如此尔虞我诈,将来呢?复杂一点的环境,岂不阴谋诡计铺天盖地。

    “姨妈,我知道错了。”

    “小宇刚才姨妈对你太凶了。”说此张素梅疼爱地看了叶宇一眼,道:“唉,既然你选择了仕途,姨妈是希望你能爬得更高,走得更远。”

    “我知道的姨妈。”

    “嗯,你能明白姨**良苦用心就好了。”说此,张素梅淡淡地道:“教育局的事情你不用管了,这件事,我帮你处理。那个陈玉刚,他想往上爬没有错,在背后挑拨离间也没有错,但是他竟敢中伤我的外甥,那就是他的错了。”

    叶宇闻言一愣,看着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杀气的张素梅嚅了嚅嘴,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着张素梅曼妙的身体钻进奥迪车,叶宇才将眼睛收了回来,慢慢咀嚼张素梅的离开时所说话的。你既然选择了仕途,那这条路,你注定是孤单的。你不能有任何朋友,也不能相信任何人。所有的人皆是你的棋子,包括民意。“

    叶宇伫立原地良久,才醒悟过来,买完单要走时,两位身穿便衣的男人走了过来,不动声色地赌住叶宇的前后去路:“请问是叶宇吗?”

    “是。”

    “那请我跟我走一趟吧。”(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http://www.ranwen2.com/10_10662/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