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白玉岚在离开的时候,修长的竟有如t台上的模特,迈着猫步,那成熟,婀娜的身体扭动着,散发着无以伦比的热力。叶宇看得竟有些呆了,眼里闪着浓浓的。

    白玉岚感觉得到叶宇在后面的注视,在心里,她并不反感,反而的,有一种得意,高兴。走到路边,拦了一部的士,白玉岚回头娇笑:“小叶,我回去了哦。”

    叶宇在一瞬间便收敛了自己内心的臊动,一张脸顿时淡然无比,道:“好的。”色字头上一把刀。女色是好东西,赏心悦耳,舒畅精神,但同时,也是一济毒药。自古多少英雄豪杰,因为女人而埋没了豪气干云,最终死于无名。又有多少枭雄奸徒,因为女人而坏事,遗憾终生。

    这一点,曾熟读史书的叶宇很了解,同时心中也引以为戒。先不说这一些,就是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也要不起任何女人。

    等他有权有势时,还怕没有女人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吾言即权威,所有人再也不敢非议你什么时,天下女人还不任由自己予取予求。不过,这女人的笑,还真是勾魂啊!

    第二天的早上,叶宇便在熟悉教育局的各种文件中度过的。中午,在食堂用餐时,壁上的液晶电视所放映的一则云溪新闻震惊了食堂里的所有人。

    “………………………………………………接到报案后,县公安局的刑警赶到肖书记公寓时,发现肖书记倒在血泊之中,已气绝多时。根据警方的调查,肖书记公寓并无外人强行闯进及任何挣扎的痕迹,警方初步断定,肖书记死于自杀……”

    新闻中的肖书记,叫肖铁,是云溪县纪委副书记,在司法界,他可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让云溪县的‘很多人’头痛不已。他的这种处事风格,在一定程度,影响了他的仕途升迁,不然,才华横溢的他也不会才爬到如今的县纪委副书记。

    肖铁此人,在整个县里,大家对他都不陌生。如今看到那个印象中坚强,甚至是固执的老头就那样倒在血泊中,所有人都不胜唏嘘。

    此后,新闻中,又出现了几位云溪县的高层,县长乔耀生说:“我们失去了一位好书记。”县委书记吴羽峰则表示一定要彻查此事。………………………………………………

    对于肖铁的死,叶宇心中并无多大的感触。毕竟,他来云溪县的时间不长,另外跟肖铁并无交集,层次不过,肖铁的自杀于他并无多大的影响。日子就在叶宇就在熟悉督导办的各种文件中度过了。

    套用一句俗话:时间如流水,转眼之间,叶宇便在教育局呆了半个多月了。期间,他跟办公室的几位科员关系都不错,除了陈玉刚。

    从那晚他请客后,叶宇便发现陈玉刚对他有些怪异,好像有些怕面对他似的,比如两人在路上碰到,陈玉刚也会绕道而走。

    办公室三个男性当中,陈玉刚这种人,叶宇不喜欢。他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许胜利呢,有点小聪明,但不够圆滑。相反的,王有福,很有对他的胃口。从这些日子的相处,叶宇发现这个人很聪明,很有办事能力,其中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他很真诚。这种真诚是叶宇最最看中的,在以后,这种真诚未不必不能转化为忠心。

    自己既然打算从政,那日后,免不了要有自己的一批人马,所以在叶宇有意的拉拢下,他跟王有福的关系亲密了许多。

    督办中的两个女人,苏玉婷这个妮子不太好糊弄,一来叶宇为人比较孤僻内向,不擅言辞,二来,跟苏玉婷有关。这妮子外柔内刚,表面上虽然柔柔顺顺的,可是心里非常固执。

    白玉岚呢?自从那晚的事情后,两人的心中都有些不好意思,基于机关的传统,两人都尽力地少接触了。一时间,倒也没有什么事。

    这段时间中,叶宇发现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办公室主任许进峰对他有意见。许进峰这个人很古板,平日,同事间有个聚会什么的,都不参加,从来教育局后,叶宇跟他谈话不超过三次。期间,叶宇极力要给许进峰一个好的印象,不过,都没有成功。

    相反的,在一次办公室的会议当中,叶宇还发现,许进峰对他很不‘喜欢’,好像有什么意见似的。这让叶宇心中有些不安,他想不出原因。自问来到教育督导办公室后,他做事中规中矩,并没有犯什么错误。何以许进峰…………

    有一次饭后,在跟王有福的闲谈中,王有福跟他说了,这一切跟陈玉刚有关。上一次的聚会中,他说过日后高升,定不会什么的云云。这些话,在陈玉刚的加工之下,传到了许进峰的耳朵里。所以,许进峰误会你要抢他的位置,才对你有些仇视的。

    听此,叶宇心中一冷,暗想:“官场竟复杂至此,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幸好这一次,自己的上头是老好人许进峰,若是换个厉害的,或者有权利,那自己的前程岂不要毁了。

    跟领导不睦,可是官场中的大忌。

    叶宇想不到表面看起来忠厚,豪爽的陈玉刚会是那种卑鄙小人。私下里,王有福跟叶宇分析了陈玉刚那样做的动机。陈玉刚今年三十五,来教育局差不多十个年头了。在督导办科员当中,他的资格最老,许进峰年老,再过几年就退休了。那接下来,最有机会坐主任位置的就是他了。可是你去横空杀出,有着强大的背景,有可能会抢他的位置,所以他才拼命在许进峰面前抹他的黑。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一个小小的督导办主任岂是我想要的?叶宇听到王有福的分析,只是冷笑。

    接下来,叶宇拼命地要修补他跟许进峰之间出现的裂缝,不过,可能是先入为主的关系,效果不佳。也不知道谁流传出去的,几天后,教育中,一则叶宇要抢许进峰督导办公室主任的流言在教育局内部传了开来,影响越来越大。

    就在叶宇忙得焦头烂额时,张素梅一个电话,将叶宇叫了出去。

    自从到教育局后,叶宇便从县委大院搬了出来了。这一次,两人的会面并不是在洪家,而是在离教育局不远的一家咖啡店里。( 官场之风流秘史(官场秘史) http://www.ranwen2.com/10_10662/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