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正文 第七百五十四章 灵丹现世
    吴中元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已经非常严厉了,吴荻很清楚倘若再劝很可能会令吴中元发怒,她也很了解吴中元,作为一个男人,吴中元几乎是无可挑剔的。但是作为一个黄帝,吴中元是有缺点的,出于忠勇义气,有时会不顾大局。

    “圣上所言极是,为人在世,岂能言而无信,”吴荻唯恐吴中元离开大殿,断了劝说的机会,便手指龙椅请他登座,“圣上长途奔袭,且饮茶暂歇。”

    吴中元知道吴荻此举的用意,不愿落座,转身向殿外走去,“我不渴,此事就这么定了,没有回环的余地。”

    见吴中元不听劝,吴荻万分焦急,情急之下只得以眼神向姜南求助,希望她能出言劝说。

    姜南的想法与吴中元是一致的,身为中原朝廷,倘若言而无信,他日如何治国服众,但吴荻求助的眼神焦急恳切,她也不便一言不发,无奈之下只得上前拉住了吴中元,“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先歇息片刻。”

    吴中元知道落座之后二人还会再劝,但也没有再驳二人的面子,虽然身为黄帝有权乾纲独断,但是作为夫妻,也不能不给两位皇后面子。

    想到此处,便转身走向龙椅,“王皇后怎么样了?”

    吴荻接口说道,“圣上安心,王皇后正在中宫休养,早些时候我去看她,她正在院中吞烟吐雾。”

    听吴荻这般说,吴中元放心不少,还有心思抽烟,证明没什么大碍。

    落座之后,吴荻自台下右侧的暖炉上拿起茶壶,为吴中元倒茶,这时候的茶跟后世的茶喝法不太一样,后世是泡茶,而现在多为煮茶。

    吴中元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发现茶叶并不酥烂,应该是今天早上现放的。

    这一细节令他心中多有欣慰,身为黄帝,理应得到这样的尊重,不管他在不在朝,茶该煮还得煮。

    见吴荻正在颦眉思虑,吴中元知道她在斟酌劝说词汇,叹气过后出言说道,“你们的顾虑也不是全无道理,但是咱们不能那么做,一来是良心过不去,你看那刘氏兄弟,一个断了手臂,一个瞎了眼睛,足见炼丹之物他们得来的何其艰难,咱们索要一半已经是狮子大开口了,连他们剩下的一半也要侵占,当真说不过去。再者,现在城外聚集了那么多人,而且都闻到了异香,皆在猜测是有造化灵丹出炉,咱们若是将其据为己有,世人将会如何看待我们,日后我们又如何自处?”

    听得吴中元言语,吴荻连连点头,“圣上远瞩高瞻,是臣妾虑事不周,短了见识。”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其实我也很担心,”吴中元说道,“如果是三灵灵丹,被旁人得了还不足为惧,倘若真是三元灵丹,流于外人之手,定然大增变数。但是咱们不能出尔反尔,要怪也只能怪咱们之前想的太少,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吴荻点头之后看向姜南,“姜皇后一直执守丹鼎,依你之见,这鼎中会有何种品阶的丹药?”

    姜南闻言没有立刻接话,而是皱眉歪头,沉吟思虑。

    见她这般神情,吴荻心中有了计较,姜南没有立刻说不知道,就说明她多少还是有些判断的,只是这种判断很难做到具体而精准。

    “但说无妨,我们只是猜测推敲,不求准确。”吴荻说道。

    听得吴荻言语,姜南少了顾虑,出言说道,“此前多次开炉,我发现一个规律,混元鼎成丹之时鼎内丹药呈长星追尾之势,上品为首,中品为身,下品为尾,此番开炉,凝丹之时星首颜色介乎于黄白之间,故此我怀疑鼎中丹药当是银白玉灵,亦或是淡黄太元。”

    吴中元闻言心中一凛,姜南所说的长星就是后世所说的彗星,由于炼丹之时鼎内事物处于快速旋转状态,故此成丹之后丹药也会在鼎内飞速旋转,透过观察窗进行观察,就仿佛有一颗彗星在鼎内快速旋转。

    “哪种可能性更大?”吴荻追问。

    姜南不似吴荻的心思那么缜密,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有七成可能是淡黄太元。”

    此言一出,吴荻越发紧张,而吴中元心里的忧虑也加重了几分,太元等同后世的金仙修为,虽是金仙初期,却也足足比他高了三阶,不管对方想做什么,他都阻止不了。

    二人已经很担心了,而姜南接下来的补充又令二人越发担心,“不止七成,至少有八成可能是淡黄太元。”

    “有何依据?”吴中元沉声问道。

    “长星的形态,”姜南说道,“混元鼎无法人为启用,只会在填充了足够灵物之后自行开启,如此一来每次开炉鼎内灵物所蕴含的灵气便大致相等,而成丹数量却多寡不一,若无高阶丹药凝出,鼎内丹药的数量就多,长星的彗尾会长而蓬松。若有高阶丹药凝现,鼎内丹药的数量就会大大减少,长星彗尾就会短而窄。”

    姜南只是说出了自己的观察和判断,完全没有顾忌二人的感受和担忧,不过这也正是吴中元欣赏她的原因,姜南很纯粹,纯粹并不是愚蠢,更多的是真诚,有句话叫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这话虽然有些片面,但也不无道理,心思简单的人往往比较真诚,而心思复杂的人,想的比较多,瞻前顾后,斟酌拿捏,很难做到纯粹。

    吴荻发现了吴中元很是忧虑,便用询问请示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但她失望了,吴中元虽然忧虑却并没有改变主意,拿起茶杯喝掉了里面的茶水,放下茶杯离座站起,“就算是太元,也给他们。”

    如果再劝,吴荻也就不是吴荻了,叹气过后点了点头。

    见吴荻低落沮丧,吴中元多有不舍,吴荻想要留下丹鼎里的丹药也并不是为了自己服用,而是为了将丹药留给他,本意是好的。

    想到此处,便和声说道,“虽然是非在于成败,但公道还是在于人心的,即便真是太元灵丹,我们也信守承诺交还他们,从今往后,世间再也不会有人怀疑我们的诚信,哪怕是疑心最重的人,也会相信我们。就算是我们的敌人,也会敬佩我们。”

    听得吴中元言语,吴荻重重点头,“圣上坦荡光明,是臣妾狭隘了。”

    “什么坦荡光明,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两利相衡择其重吧。”吴中元说道。

    吴荻又道,“臣妾有个建议,稍后开炉之时可否挑选几个外人入宫旁观,做个见证,事后也能广传于世,为我中原朝廷立威正名。”

    “可以,你去办吧。”吴中元点了点头。

    “好。”吴荻答应。

    大事议定,三人便离开了中天殿。

    见吴中元出来,绿帽子急忙扶着黑帽子迎了上来,脸上带着紧张忐忑的笑容,他们不是傻子,异香扑鼻已经令他们怀疑自己走了大运,而有熊众人迟迟不开炉也证实了他们的猜测,虽然是撞了大运,但是主动权在别人手里,自己能不能得到丹药还在两可之间。

    “黄帝大人,”绿帽子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您乃千古明君,智勇双全,义薄云天,开炉之前我们兄弟二人已经商议过了,若是此番侥幸得了上好的丹药,便敬献大人,也算为人族抗拒外道出些微薄之力。”

    听得绿帽子言语,吴中元心中莫名酸楚,他知道绿帽子说的不是真心话,这兄弟二人也是没办法,灵气修为太低,为了弄点炼丹的材料,胳膊也被咬掉了,眼也被啄瞎了,可是真的出了上好的丹药却不敢受用,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都保不住。

    吴中元拍了拍绿帽子的肩膀,“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半柱香之后就可开炉,不管里面是何种品阶的丹药,全为你们所有,我们绝不会抢占,亦不会允许他人染指。”

    听得吴中元言语,兄弟俩哭的心都有了,吴中元是黄帝,可以一锤定音,想到真的能够拿到上好的丹药,再想起之前获得炼丹材料的种种艰辛,心中百感交集,既欢喜,又伤心。

    吴荻暂时离开,前去挑选开炉时旁观之人。

    吴中元本想趁机前去后宫看看王欣然,但是担心发生变故,也不敢疏忽大意,留在现场,以防不测。

    高阶丹药可不常有,担心王欣然错过开眼界的机会,吴中元便命禁卫前往后宫请她。

    不多时,王欣然匆匆来到,面色虽然有些苍白,却是满脸喜色。

    “什么时候回来的?”王欣然问道。

    “刚回来。”吴中元说道。

    见王欣然并没有穿着皇后服饰,而是随意披了个大氅,吴中元随口问道,“你可是皇后,出来见人怎么也不换身衣服?”

    王欣然瞅了吴中元一眼,没有接话。

    就在此时,吴荻回返,带回了五个人,这些人吴中元都有印象,都是在他得到混元鼎之初前来送礼攀交的人,也是送上定金想要借用混元鼎的人。

    五人来到之后纷纷冲吴中元见礼,吴中元回礼过后带着众人来到丹殿门口,将刘氏兄弟请进丹殿,自己和王欣然吴荻站在门口,旁观众人被挡在了门外,看得到却碰不到。

    “开炉。”吴中元冲姜南抬了抬手。

    姜南点头过后上前开炉,阿洛自一旁全神戒备。

    自姜南走向丹鼎,直到她打开出丹口的这段时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出丹口打开,鼎内丹药逐一滚出。

    待得看清首枚丹药的颜色,众人无不惊呼出声。

    吴中元虽然没有震惊失声,却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姜南先前推断无误,竟然真有一枚淡黄色的太元灵丹……( 归一 http://www.ranwen2.com/0_935/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