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一卷 祸水红颜 第1721章 血染宙天(三)
    东神域中部、南部,无数道恐怖绝伦的魔气在同一个瞬间毫无保留的猛烈爆发,空间被层层扭曲,光线亦被无情吞噬。

    东域之南,一个外形破败,只能容纳数十万人,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玄舟之中,一个人影在黑雾中缓缓站起。

    赫然是阎帝阎天枭!

    “杀!”

    阴冷无比的一个字,提前堆彻起了无尽的骨海尸山。

    他的周围,阎魔、阎鬼、阎兵飞射出无数的黑芒,刺入了动荡的东神域中。

    另一边,以大魔女劫心劫灵为首,劫魂界的魔女、魂灵、魂侍也全部露出了他们的黑暗獠牙。

    皇天界天牧一为首、祸荒界祸天星为首、神蟒界蝰蛇圣君为首……

    池妩仸和千叶影儿在黑暗投影中所点出的所有“据点”,都爆发出了吞天噬地的黑暗涡流。

    东域北部的中、下位星界被层层攻陷,所有目光也都集中于东域之北,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在北方大乱之时,北神域的王界,以及大半的上位星界,早已悄然渗入东神域的中、南之境。

    那些从北境玄界仓惶逃生的玄舟、玄舰之中,隐着无以计数的魔人。

    但,无人察觉。

    因为魔人的气息太过易辨,而且,魔人的气息太过容易失控,一个魔人想要长久隐匿气息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一群魔人。

    这是从神界之初便存在至今,对魔人根深蒂固了百万年的最基本认知。

    而这个世上最无法防备,也是最可怕的,便是这种超脱了“最基本认知”的东西。

    浩世魔劫,在这一刻真正的降临。

    黑暗的血雨腥风顷刻间席卷在无数的东域土地上。

    东神域之南刚被宙天神界调走了一百四十多个上位星界连同界王在内的核心力量。

    紧随而至的,却是北神域包括两大王界在内的无尽黑暗!

    当来自云澈的“宙天之音”弥漫东神域时,真正的噩梦也无情降下。

    …………

    宙天神界,随着最核心的传送大阵被摧灭,三股恐怖绝伦的黑暗在三个方向爆发,宙天上下所有人皆被惊动,留守的守护者、宙天长老、裁决者……还有各宫、各殿的宙天子弟全部涌出,冲向了三股魔气的所在。

    太宇尊者未动,他看着前方,一双瞳孔在剧烈的瑟缩,头皮急剧的收紧着。

    因为,从三个方向传来的黑暗煞气,强大到了让他无法相信。

    三股气息,最弱的一股……竟都完全不下于宙天神帝!

    三个神帝层面的黑暗存在!?

    世上怎么会存在这样的三个人……这是哪来的黑暗怪物!又是什么时候到来的宙天界!

    而更可怕的是,这三股可怕让他惊颤的黑暗气息,分明是出现在宙天界内!哪怕现在开启最强的封锁结界都已完全来不及。

    这时,宙天钟响荡,太宇尊者本就难看之极的脸色再次异变,他身影陡转,直冲宙天核心。

    宙天钟前,他看到一个漆黑的身影缓缓转过。

    “云……澈……”太宇尊者一声低念,视线出现了刹那恍惚。

    当年在北域边境,宙清尘死的那天,他全力拖着宙虚子离开,黑暗之中,他感知到了云澈的气息,但并没有看清云澈全貌。

    此刻再见,恍若隔世。

    记忆中的云澈,他有着一双清澈似水的眼睛,面对长辈,他的眼神温和敬重;封神台上,他的眼神坚毅足以让任何人动容……他更是清晰的记得,在混沌边缘,他一人面对劫天魔帝时,无论目光,还是身影,都释放着东神域任何一个时代的年轻人都从未有过的神光。

    而眼前的云澈,那无风飘扬的长发,每一根发丝都逸动着浓郁的黑暗,嘴角的微笑阴森而狰狞,而他的眼睛……几乎是他这一生见过的最可怕的深渊。

    神君境十级的气息,却让他遍体发寒。

    “断…月…拂…影!”太宇低念,云澈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断月拂影是唯一的可能。

    身为王界,却被一个神君……还是黑暗神君侵入核心而毫无察觉,何其的讽刺。

    太宇尊者手臂抬起,五指之间多了一个苍白的圆环,十级神主的浩世神威猛然覆下。

    面对近在咫尺的太宇尊者——宙天界的最强守护者,云澈却是露出了一个无比诡异的淡笑,手臂抬起,手掌之中,是一个只有寸长的红色玄舟。

    手指轻描淡写的一弹。红色玄舟飞空而起,快速化形,转眼化作万丈之巨,遮天蔽日。

    太宇尊者下意识的抬头,随之瞳孔如被万芒刺入,近乎炸裂。

    太古玄舟舟门大开,千叶影儿的身影急掠而下,神谕甩出,一[567中文]点金芒直刺太宇尊者。

    他的后方,以焚道启为首,所有蚀月者、焚月神使、焚月卫鱼贯而出,在宙天神界的上空铺开一片阴暗到让人绝望的黑暗之幕。

    整个焚月界的力量,毫无保留,完完整整的降临于宙天神界。

    这一刻的惊骇,让太宇尊者,让所有宙天众人几乎肝胆碎裂,魂飞魄散。

    黑暗之下,是来自魔主那比真正的恶魔还要阴沉绝情的低吟:“杀……这里的一人一兽,一草一木,全部……死!”

    魔主之令下,焚月魔人们没有任何的言语呼嚎,他们身上黑暗释放,带着积压无数代的煞气和凶戾,冲向了在阴暗中颤栗的宙天生灵。

    轰————

    只一瞬间,这个东神域的无上圣地尘烟滚滚,血雾弥天。

    宙天神界不灭之力的传承者,有着“守护者”之名,因为在他们继承宙天神力之时,也继承了“守护”的意志。

    守护宙天,守护东神域,守护当世的正道!

    而这种“守护”意志不仅承于守护者之身,而是属于所有宙天子弟的意志。

    短暂的震骇失措,当鲜血在视线中爆开,玷染着宙天界的神圣土地,熟悉的身影瞬间成片的碎灭于眼前,宙天之人的眼睛开始变得血红,守护的意志和凶性同时迸发。

    宙天与焚月皆如癫狂的野兽,以自己最尖锐的獠牙疯狂的撕咬向对方。

    这里是宙天神界,玄者数量上,百倍于焚月。

    但,宙虚子刚刚带着六个守护者与半数长老离开。而焚月这里,却是所有的蚀月者和焚月神使。

    还有千叶影儿和恐怖绝伦的三阎祖。

    以及……魔主云澈!

    极端惨烈的恶战顿时在宙天神界这片从无人敢玷染的土地上拉开,顷刻间,弥漫宙天苍穹的血雾,浓重的如同是压城欲摧的血云。

    千叶影儿和太宇尊者战在一起,两大十级神主,他们每一次的力量碰撞,都是对宙天神界的一次重摧。

    云澈浮空而起,漠然看着下方快速散开的血海,双臂张开,唇间低吟:

    “劫…魔…祸…天!”

    黑暗覆下,光线陡暗,宙天界中,陡然卷起庞大无匹的黑暗风暴。

    下方,众蚀月者、焚月神使的魔瞳之中,同时闪现出奇异的黑芒。

    黑暗风暴卷动着空间,带着浓郁到狂暴的黑暗元素,疯狂的涌入蚀月者和焚月神使,让他们的气息快速暴涨着。

    宙天之中,能抗衡蚀月者之力的唯有守护者。但不过短暂的僵持,随着光线的暗下,蚀月者身上的魔气全部暴涨,守护者被瞬间压制,节节败退。

    而那些面对焚月神使的宙天长老亦是快速溃败。

    “喋哈哈哈哈!”

    阴森如恶鬼的狂笑声响起,穿过战场的层层声浪,直刺入所有人的双耳之中。

    一个佝偻老者撕裂空间,那骷髅一般的鬼爪狠狠抓在了一个刚被焚道启击退的守护者头颅之上……黑气爆发间,守护者那倾注着神主之力的头骨发出一声震耳如山崩的碎裂声,然后连他的守护身躯一同炸裂,碎骨残尸直飞至数十里之外。

    他不是这一代最早陨落的守护者,但绝对是宙天神界有史以来,死的最凄惨的一个。

    “太寰!!”太宇尊者一声含血的咆哮。

    “喋哈!”

    阎一之后,阎二紧随而至,一声怪吼,一个万丈骷影从天而覆,所罩之处黑芒漫天,宙天大地化作万丈黑暗炼狱,十数万宙天子弟被一瞬噬灭,唯有两个宙天长老负伤逃出。

    但他们才刚脱出黑暗炼狱不到半息,两只黑爪便从他们的后背贯穿而过,然后将他们的神主之躯无情撕碎,伴随着阎二那晦涩、嗜血又无尽兴奋的嘶叫。

    两个神主境二级的宙天长老,在阎二的手下竟毫无还手之力。

    在永暗骨海苟活了百万年,三阎祖的力量实在太过恐怖,随着他们加入战场,本还可短暂抗衡的宙天界瞬间看到了何为绝望。

    和千叶影儿恶战在一起的太宇尊者不敢分心,但胸腔中每一息都在灌入着浓郁无比的血腥之气,耳边的惨叫更如万刃穿心。

    他更无法理解,明明已被收回梵神传承,还被千叶梵天亲手废除玄力的千叶影儿实力为何竟又强大至此。

    这时,他眼睛的余光忽然瞥到了高空之上的云澈。

    黑暗风暴以他的躯体为中心席卷着,所有的魔人都在他所覆下的黑暗中癫狂。

    砰!!

    手中白环与神谕碰撞,空间崩开数十道裂痕,太宇尊者身形疾退,然后猛然冲天而起,直取云澈。

    但身影刚刚冲出,一只漆黑魔爪迎面罩下,魔爪之后,是阎三阴森轻蔑的笑声:“小杂碎,滚回去……喋嘿嘿嘿!”

    太宇面色大骇,身影在空中急转,但依然被魔爪轻轻触到了腰肋。

    轰————

    如一个黑暗炼狱在身上爆开,太宇猛吐一大口渗黑的逆血,在空中倒翻飞出。

    但下一瞬间,他便稳住身体,刚要再次冲向云澈,忽然瞳孔收凝,整个人定在了那里。

    这里,明明是宙天神界,东域的无上王界,承载着宙天历史,承载着他们所有荣耀的至高圣地。

    但,映入他视线的,唯有一片遍染鲜血的废墟。

    那一座座宙天的象征在崩塌……

    他的族人,他的弟子在搏命,在哭嚎,在惨叫……被残忍的切裂、屠杀,然后融于血海骨山……

    和他同属一脉,亲如兄弟的守护者只余最后三人,他们全身染血,在暴走蚀月者的合围之下,一个被噬断了手段,一个身上破开着三个黑色的血洞……

    噗……

    又一个守护者,十日前还和他把酒言欢的太尧尊者在重伤之下,被阎一的可怕鬼爪一瞬裂成三段……

    “父王……父王!!哇啊啊啊……”

    他听到了主上的子孙在哭喊,目光只是稍一偏移,他看到了宙天神帝的子孙,看到了自己的子孙在逃窜中像是脆弱的枯草一般,被黑暗的魔刃一个又一个的穿刺碎裂……

    死无全尸。

    “呃…啊…啊……啊……”他的瞳孔在瑟缩中失色,脸色惨白的宛若失血的枯尸,身上每一根毛发,每一个毛孔都在颤抖,全身许久一动不动,唯有喉咙中,溢出着如将死恶鬼般的颤吟。

    噩梦……

    这一定……只是噩梦……

    云澈的手臂缓缓放下,黑暗消失,劫魔祸天收起……因为已根本不需要。

    没有看去太宇尊者一眼,他身影一晃,来到了宙天封神台。

    一个当年让他一战封神,曾经那般向往和荣耀之地。

    封神台的上空,虚无法则运转,黑暗之力释放,一个沉寂的玄阵缓缓耀起,在空中快速铺开。

    于此同时,布满东神域无数角落的星辰之碑也耀起淡淡的光芒。

    这是当年玄神大会,宙天神界所设的投影大阵。

    “嘿,”云澈低低而笑,闪耀着黑芒的手臂推动着投影大阵缓缓升空,口中发出着缓缓低吟:

    “宙天老狗,这么精彩的大戏,你若不亲眼观赏,可就太可惜了。”( 逆天邪神 http://www.ranwen2.com/0_827/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