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正文卷 续章58 大家讲道理
    仲卿看到刘长安从书房里走出来,在观景廊道的沙发上座下,看着玩闹的周咚咚和上官澹澹,仲卿便端来了茶具,为刘长安冲泡了一壶本地绿茶。

    有相当一部分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喝茶也不追求什么名品,就爱小时候用大搪瓷杯子泡本地茶叶的那股糙劲。

    杯子又粗又大,上边少不了磕碰掉漆掉瓷的痕迹,内里还有一圈圈褐色的茶垢,怎么也洗不干净,随手从茶罐子里撮点茶叶撒进去,也不讲究什么洗茶,滚水一泡,吹一吹就喝起来……口腔癌也多。

    仲卿当然没有这种脏兮兮的,她给刘长安拿的搪瓷杯子也是近年产的,上边还有“劳动人民最光荣”的口号。

    这绿茶也确实比较粗糙,外婆在乡下自己家的几颗茶树上摘的茶叶,翻炒之后随便搓搓晒晒烘干就完事,拿了一点给仲卿。

    仲卿平常就爱喝这种茶,也没有给竹君棠喝过,但是看到刘长安,倒是觉得拿来招待刘长安不错。

    “有味。”刘长安喝了一口茶,点了点头。

    倒不是说这茶有多好,只是很多时候品评一件物事,影响观感的不止是它的主要属性,茶味道也就那样,但是能够勾起人的回忆,思绪,情怀,那也不错。

    仲卿有点儿喜悦,这种情绪常常在自己被三太太夸奖时产生。

    她站在一旁,悄悄地观察着刘长安,仔细想想他现在的模样竟然和自己第一次见他时没有产生极其强烈的反差……哪怕她对他的好感度已经截然不同了。

    很多人换了一套衣服一种装扮,一个见面的场合,就会让人觉得天差地别,其实就是气质太单薄了,光靠自己支撑不起独立的形象。

    这种情况常见于一些偶像剧,落难或者隐藏身份的霸道总裁,和女主角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颓废落魄,再见面时换了场合和服饰,便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利用这种反差对比制造期待感,已经是某些编剧们的穷极技巧了……绝大多数影视剧编剧,在剧情合理性,桥段制造,期待感和爽感的制造上落后中层网文作者一百个身位。

    仲卿看着刘长安,那个穿着烂裤子在工地搬砖的年轻人,和现在自己十分乐意为其端茶倒水的他,完全没有让她觉得仿佛换了一个人,有什么气质上巨大的差别。

    产生变化的只是自己的心态,自己的认知,而不是他的气质和气场被外在的装扮和环境改变了。

    这种人的内在太过于强大,心境稳固,他给别人留下的印象标签,就是他这个人,那种强烈的个性魅力,而不是像某些人被人一记起来,就说“哦,那个xx公司的x总裁”。

    仲卿居然由此想到了竹君棠,其实一想起竹君棠,仲卿的印象也不是什么“竹家三小姐”这样的标签,而是“仙女”,仲卿确实认为竹君棠就是“仙女”,一种和普通女孩子截然不同的物种,她以前也因为竹君棠被刘长安欺负时,愤懑地向刘长安声明过竹君棠是“仙女”,不能把她当普通女孩子看待。

    仲卿看到刘长安喝完一杯茶,又帮他倒了半杯,看到他嘴角微翘,正在其乐融融地看着周咚咚和上官澹澹玩闹。

    周咚咚扇动着飞机机翼在前面跑,上官澹澹蹬着小木马在后面追,仲卿发现只要上官澹澹扭头来看刘长安时,刘长安便会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装作完全没有关注上官澹澹的样子。

    上官澹澹时不时地也要看看刘长安,如果她感觉刘长安在看着她,她就停下来,若无其事地摸摸小木马,如果刘长安没有看着她,她就把小木马蹬的飞快,嘴里还学着马儿的叫声,跟在周咚咚的屁股后面跑个不停。

    仲卿笑了起来,按着胸前的衣襟弯腰,“今天晚上约个烧烤?我们常去的那家烧烤店公众号发了消息,店里进来了新鲜的整只滩羊。”

    “行,那你预约下,至少给我们留两个羊腿,一扇羊排什么的。”刘长安感觉很久没有去吃烧烤了。

    “我忙完了过来接你们。”仲卿看着周咚咚和上官澹澹说道,还好自己也算中等收入人群了,普通工薪阶层要请这三个人吃烧烤,真的很有压力。

    更何况有时候刘长安还会打包,多是给周书玲准备的吧。

    这时候竹君棠从书房里出来,远远地看到了刘长安和仲卿,便踩着平衡车过来了。

    她手里拿着一台平板电脑,准备充分地站到刘长安身前。

    “写完了?”刘长安有点不信,《关雎》全文很短,但是像竹君棠这种和周咚咚一样,写作业大部分时间都在咬笔头或者偷偷看电视的家伙,往往磨蹭的时间会占据作业完成时间的百分之九十。

    竹君棠点亮了电脑,解锁以后显示出了一个文字文档,上边整整齐齐地有十篇《关雎》全文。

    刘长安握了握手里的搪瓷杯子,好在他是一个十分擅于克制情绪的人,并没有把杯子搓成球。

    杯子何其无辜?倒是可以抓住竹君棠的腰肢,把她射出窗外,飞向宇宙,成为一个遨游天际的仙女。

    “淡定。”竹君棠试探着拍了拍刘长安的肩膀,安抚这头可怕的老虎……一看到仲卿站在刘长安身边,竹君棠就忍不住想起“狐假虎威”这个成语,关键是老虎和狐狸精以及鞭子的故事。

    “我让你抄写十遍,就这?”刘长安觉得自己以后会改变许多习惯,例如总喜欢看周书玲打小孩,想想如果现在周书玲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等着自己打竹君棠,似乎不是一种有趣的体验。

    “我第一遍是亲自打出来的,而且我是使用汉语拼音打字!可以提高我的汉语拼音水平,记住字词的正确发音。后边十遍是我复制粘贴的。”竹君棠大大方方地承认,“你说的抄十遍啊,复制粘贴不就是抄吗?”

    说完,为了证明自己是复制粘贴的,竹君棠按了按“撤销”键,一篇《关雎》就直接消失了,如果是一个个字打出来的,那只会消失一个字符。

    “稍安勿躁。”仲卿看到刘长安要起身,连忙按住了刘长安的肩膀,只是按着他肩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男人那种强势而冲撞的力量,男人这东西,果然在某些方面天然带着对女人的强势魅力,让仲卿稍稍心跳了一下。

    竹君棠丢掉了平板电脑,双手架了一个十字挡在胸前,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仲卿虽然是站在老虎那边的小狐狸精,但是关键时刻还是知道维护下自己的,竹君棠给了仲卿一个赞赏的眼神。

    “三小姐,你就好好的用纸笔抄写十遍吧。就算是二十分钟一篇,你慢慢抄,零零碎碎做一点,我陪着你写,晚上肯定能写完,到时候我再送给他去检查。”仲卿苦口婆心地劝道。

    “慢着,你先听我讲道理。”竹君棠可不愿意,手写十遍?那她这双只会用来施展超能力的美丽双手,一定会长出很多茧子,太可怕了。

    “你要和我讲道理?”刘长安点了点头,他是一个很愿意讲道理的人。

    除非别人把道理都讲完了,让他无话可说,除此之外的大部分情况下他都会心平气和地听对话说话。

    “刚才你就和我说了,其实是娱乐性的东西,文字才是传播和促进文明发展的重点。写字和打字其实也一样,现在还需要靠写字传播和促进文明发展吗?这是一种低效的方式,远远不如打字。”

    竹君棠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刘长安,暂时后退了几步,接着说道:“你想想看,一万个人眼里有一万个哈利波特。每个人写字的字体都不一样,辨认过程中还会带来误差,往往导致信息传播的谬误,产生极大的影响。据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因为英国人的字太难看了,希特勒以为英国人骂他……”

    “三小姐,你讲道理就好好讲道理,不要引经据典了。”仲卿看到刘长安依然面无表情,但是竹君棠显然更急危险了,连忙试图拯救一下。

    “总之,现在打字才是重点。写字只是一种娱乐性的技巧,例如书法。我可以背诵《关雎》,也可以把它整篇打出来,既能够自己理解和记忆,也能够利用电子媒体准确地传播它,促进文明的传承和发展。为什么还需要用手写这样落后,低效的方式抄写十遍呢?”竹君棠指了指自己的平板电脑,“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刘长安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双手抱在了胸前,竹君棠讲的有一定道理,他当然能够反驳她,例如抄写的过程中会让她熟悉字体结构。

    汉字是一种象形文字,只有熟悉了字体结构,才能够更好地领会到字的创造思路以及由字组成的诗词句子中蕴藏着的那种“画意”,这样优秀的文字才具备更科学更准确更有效的信息传播能力,汉字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字……各种意义上都是。

    “好吧,今天就不抄写了。”刘长安改变主意了,循序渐进吧,竹君棠别的不会,说起歪理邪说总是一套一套的,既然她要讲道理,而不是撒泼打滚,讲的也有一定道理,那刘长安也给她面子,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都要揍她。

    至于抄写,以后还是要让她心甘情愿抄写的,这种传统不能丢。( 我真的长生不老 http://www.ranwen2.com/0_355/ 移动版阅读m.ranwen2.com )